曾隨之謎:一國兩名終破解

文章推薦指數: 80 %
投票人數:10人

 1978年,曾侯乙墓發掘,舉世震驚。人們既感嘆於其文物的精美,也自此知道歷史上曾存在一個國家「曾」,這是一個從未在文獻中有過記載的國家。

這一年,黃鳳春剛參加工作並有幸參與了這場重大的考古發掘,自此他與曾國文明的發現結下了不解之緣。37年後,與記者見面時,黃鳳春還穿著「湖北考古」制服,一臉野外工作者的膚色,他說,「為了解開曾隨之謎,我願意盡畢生精力。」

自曾國在考古發掘中被發現,困擾史學界最大的問題漸漸轉移到「曾隨關係」上: 一個是只見出土文物,歷史文獻未著一字;一個僅在古典文獻中有記載,鮮少發現實物遺存。在史書上有明確記載的隨國疆域內,卻屢屢發掘出了曾國的墓葬。時間、空間交織在一起,文獻記載、出土文物千頭萬緒。

曾隨是否為一個國家,抑或兩國曾經有過爭戰,其中一國被另一國所滅?曾國被發現後,史學界關於曾國文明的探究日漸集中到破解「曾隨之謎」上。

曾國文明謎案

當中有三大觀點被關注最多

著名歷史學家、夏商周斷代工程組組長李學勤,在其文章《續論曾國之謎》中首次提出「曾隨之謎」,並推論曾國與隨國為同一國家,在史學界引起大討論。曾隨是否合一,不同的聲音一直存在,史學界卻始終沒有定論。

其中史學界有三大觀點被關注得最多:其一,曾隨兩國地域相同,都在漢水以東,所謂「漢東之國隨為大」,兩國是否合一;其二,兩國族姓是否相同,他們是否同為姬姓;其三,在曾侯乙墓出土的65件編鐘中有一鎛鍾,銘文上說楚王曾經被曾國所救,而史書上卻記載「楚王奔隨」,隨人救楚,這段歷史作何解釋?

經過此次大討論後,學術界基本上形成了較為固定的認知模式,即曾國亦或者說隨國,是西周晚期才被周天子分封到漢水以東地區,它既稱曾也稱隨,但兩者不可以簡單合一。

直到2011年,在隨州葉家山墓地,發現了數量較多的「曾侯」墓葬,而且有眾多西周早期的銅器出土。從文物的形式、紋飾、造型上判斷,為西周早期的風格。

「我主持了這場考古發現,當時的發現讓考古界都震驚了,還被評為『2011年十大考古發現』和『社會科學論壇六大考古新發現』兩項大獎。」回憶當初,黃鳳春仍然很興奮。

向外報導材料的時候,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就提出了新觀點,「曾國應當是姬姓,這和過去探討曾隨之謎的情況就又有不同了。因為把曾國歷史再向前推進了500多年,而不再是曾侯乙墓的戰國時代了。同時,姬姓的分封時間也往前推進了500多年,到了西周早期。」

此時,除了黃鳳春所代表的「曾國姬姓」的少數觀點外,學術界一片反對之聲,「他們有他們的道理。他們認為葉家山墓葬平面圖像與姬姓周人墓葬圖形不同,還有周人墓地旁不留腰坑(腰坑通常會埋有一隻狗);商人喜歡用日名,周人銅器不用日名(以天干地支對每日命名),而葉家山墓地卻用了日名;最重要的一點是,他們根據商代甲骨文所記,在漢水流域曾經有一個姒姓曾國。以這些依據來判定曾國不是姬姓,不是周人的姬姓,還說一定是商代姒姓曾國的遺裔國。」這些觀點,對於黃鳳春依據銅器風格所推斷的觀點來說很不利。

曾國貴為姬姓

葉家山墓地考古史料佐證定論

面對以上質疑時,黃鳳春把視域放大到了更大範圍,「從當時周人分封的背景來看,這塊地域太重要了,是南北交通的屏障之地。而文獻上又說『漢陽諸姬』,所以周人不可能讓異姓的姒姓國來管理。」

面對越來越大的爭論氣氛,黃鳳春在整理葉家山文物時,有了一個重大突破,「我們在一個青銅簋上發現了『南公』的銘文,這個銘文意義重大!」 銘文為「犺作烈考南公寶尊彝」,此處的南公,就是南公括(適),為姬姓,「《封神演義》裡面就有這個英雄人物,是西周早時期的滅商功臣。」

早在2009年,隨州文峰塔出土的編鐘中就有南公的銘文,但到了2011年葉家山文物整理的時候才被發現。黃鳳春順口背出這段銘文:「唯王正月吉日甲午,曾侯與曰:伯適上通,左右文武;撻殷之命,撫定天下;王遣命南公,營宅汭土;君庀淮夷,臨有江夏。」

其意為,曾侯在追溯他的先祖伯括,即南公。南公適(括)受到天子重用,輔佐文王和武王,完成了攻打殷商的使命,最後安定了天下;周王派遣南公到南方經營疆土,警戒淮夷,監視江夏的異動。武漢大學歷史學院教授羅運環在2014年的一場座談會上稱:「曾侯與編鐘是我們目前所發現的曾國鍾里史料價值最高的,沒有任何一套編鐘的史料價值超過它。」

將這兩段指向南公括的銘文,與史書文獻記載相對應,可以推定曾國是西周早期被分封到南方的姬姓侯國。另外還有一件鐘的銘文說道,「曾侯與曰:余稷之玄孫。」稷,為后稷,是周人的祖先。有關曾國姬姓的爭議,到此就可以塵埃落定。

雖然就出土文物的精美程度而言,早500年的葉家山之墓可能稍遜曾侯乙墓一籌,「但葉家山在史料上的價值意義,是不亞於曾侯乙墓的。它解決了學術界懸而未決的問題,提供了重要的文字材料。」黃鳳春說,沒有這些文字材料,學術界可能對曾國何時被封到此地,又與周朝是什麼關係,始封者是誰,恐怕永遠弄不清,爭論也會一直延續下去。現在曾國姬姓可以定論了,《封神演義》上談到的南公括被封后又到哪裡去了,也有定論了。

曾隨實為一國兩名

文峰塔編鐘銘文解開懸案

那麼曾國的領域按照考古推算有多大呢?隨棗走廊一帶是曾國的中心地段,向四周擴展有隨州、棗陽、京山、襄陽、新野等地,與《左傳》記載「漢東之國隨為大」相吻合。

如果說曾國在這一地段,那麼隨國就不可能也在同一個地方,隨國又在何處呢?

公元前506年,發生了一場吳楚之戰。在之前所說的曾侯乙鎛鐘上也同樣記載了這段歷史,但不同的是銘文記載曾國人救了楚昭王。曾侯乙死後,昭王之子楚惠王專門製作鎛鍾以國禮相贈,出土時還懸掛在最顯眼的位置。史書記載在楚昭王時,吳國攻打楚國攻破郢都,使得楚王奔隨,楚王最後被隨國所救。歷史文獻中的這段歷史,卻在曾國墓葬的銅器銘文上得到了呼應。同一時間,同一地點,同一場事件,更進一步證明了曾國就是隨國。

但為何史書上只記載隨國卻不記曾國呢?黃鳳春解釋說,只能做一個推測,古代常常有一國兩名的例子,如呂國也稱甫國,晉國還稱唐國,孟子見的梁惠王其實是魏王。當記者提出只有遷都,才有一國兩稱的慣例時,黃鳳春又解釋說,也有不遷都兩稱的,如州國又稱為淳于,這樣的例子在傳世文獻中數不勝數。曾國被封后,曾多次遷都,有可能曾遷到過隨地,所以歷史記載就稱為隨國了。

在討論曾隨兩稱時,黃鳳春還拿出來一則之前從來沒有在媒體上透露的材料, 是在2012年文峰塔出土的編鐘上的一則銘文:「左右楚王,弗討是許。」曾國說自己輔佐楚王,楚王許諾不征討曾國。這段話正好又和史書上對應了,史載「楚隨盟友」,楚國把周邊的國家都滅了,就是不滅曾國。那麼不管做什麼樣的推斷,所有的文字材料都指向一個國家,曾國即隨國。


請為這篇文章評分?


相關文章 

專家稱西周早期曾國政治中心為湖北隨州

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員黃鳳春14日接受記者採訪時透露,隨州葉家山墓群的考古發掘證實,西周早期曾國政治中心就在今湖北隨州。在現存的歷史文獻中,沒有任何關於曾國的記載,有關曾國都城過去也不知道。...

瞭望丨楚編鐘的新發現

2018-06-19 07:28:43 來源: 《瞭望》新聞周刊曾侯乙編鐘原件全景 湖北省博物館供圖1978年在湖北隨州曾侯乙墓出土的曾侯乙編鐘是震驚中外的重大考古發現,無論是其宏大巍峨的「曲懸...

又見曾侯——揭開沉睡三千年的古曾國之謎

一座侯墓、一座古城,揭示出西周最早封國——曾國的準確位置。但是曾國的其他歷史信息有哪些?它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國家呢?中原國學講壇「文明向心——大道中原」系列講座第21講,帶您揭開沉睡千年的古曾國之...

音樂考古破解「曾隨之謎」

本報訊(記者萬建輝 通訊員孫夏 宋夢)第十屆國際音樂考古大會日前在湖北省博物館舉行,來自美國、德國、俄羅斯、韓國等17個國家和地區的100餘名學者,圍繞音樂考古等話題展開研討。會上,中國學者重點...

隨州 葉家山古墓文物又有新發現

隨州 葉家山古墓文物又有新發現【隨州文明網訊】近日,葉家山文物整理中再次發現「南宮」銘文,這一發現為古代曾國和隨國同指一國又提供了新的證據。 1978年,隨州曾侯乙墓出土編鐘等大量精美器物,震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