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古辛店遺址 暢想大邑商輝煌

文章推薦指數: 80 %
投票人數:10人

□記者 郝亞偉

3月28日,安陽辛店商代晚期大型鑄銅遺址入選2016年度「河南省五大考古新發現」,這是安陽的驕傲,也是對考古人員的回報。在此,本報聯合安陽市文物考古研究所為廣大讀者揭開遺址的神秘面紗。

初露:商代鑄銅遺址輪廓逐漸清晰

草長鶯飛,花團錦簇。2016年5月的辛店村西南地、東蘇度村北地,一座商代晚期大型鑄銅遺址正在進行考古發掘。隨著考古人員一步步深入工作,48座墓葬也被發掘,關於遺址的種種疑團也逐漸被解開。截至目前,考古工作者已將該遺址發掘的青銅器資料整理完畢,剩餘三分之二資料正在緊張整理中。

據安陽市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長孔德銘介紹,辛店商代晚期聚落和鑄銅遺址位於中華路北段辛店村西南地、東蘇度村北地,該遺址西南距殷墟宮殿宗廟遺址直線約10公里,北距鄴城遺址約9公里,西北距西門豹祠6.1公里,東西長近200米,南北寬50米。

2016年5月至7月,按照安陽市文物鑽探隊先期鑽探結果,安陽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對此次高速公路占壓的遺址進行了考古發掘。「我們首先對遺址進行布探方發掘,根據測算遺址面積剛開始布6個探方,共計600平方米,隨著發掘深入、遺址面積擴大,發現該遺址考古價值越來越大,又增加了300多平方米,最後一共發掘遺址面積920平方米。」孔德銘說,除此之外還增加專業人員,邀請中國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安陽工作站專家及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大學人類學系終身教授荊志淳先生等現場指導。

「我們在挖掘到1.5米深度左右的時候發現了商代文化層,並且出現散落的陶范。陶范亦稱『印模』,商周時期精美的青銅器都使用陶范澆鑄。」孔德銘回憶。根據十多年的考古經驗,他開始意識到這片遺址應該是與殷墟同時期的「鑄銅遺址」。

隨著挖掘的深入,考古專家們又陸續發現了熔爐、陰范坑、烘范窯、帶有銅渣的殘爐壁、窖穴、水井等與商代鑄銅相關遺址。從現場清理來看,這一鑄銅遺址的各種鑄銅要素齊全,甚至還發現了在殷墟未曾發現的烘范窯等遺蹟,因此考古專家們一致認為,該遺址是商代晚期一處非常典型和重要的鑄銅遺址。

為了更清晰地展示所發現的遺址,孔德銘拿出當時拍攝的一張圖介紹:「這個長方形豎井式土坑稱為陰范坑,南北寬1.86米,東西長1.96米,深3.20米,作用是當時工匠們做好模具後防止暴曬裂縫,先放入坑內陰乾。這個坑足以說明古人很聰明。」記者看到,該坑口呈不規則形狀。坑壁陡直,加工平整,坑壁隱約可見加工痕跡。與此同時,考古專家還在遺址處發現大量陶模、銅削、磨石、銅針等與鑄銅有關的遺物。

至此,一個商代大型鑄銅遺址輪廓逐漸清晰起來……

收尾:出土漆器數量之多,在全國史無前例

2016年,六七月的豫北大地燥熱無比,然而卻絲毫沒有影響考古工作人員的工作進度。隨著考古挖掘的深入,他們又在鑄銅遺址處發現了墓葬,而據考古工作人員證實,這些商代晚期的墓葬與殷墟屬於同一時期。看到發掘的48座墓葬,孔德銘和在場考古專家心中有了疑惑:辛店位於殷墟十幾公里開外,為何在此處會有商代晚期遺址和墓葬?大家推測,這裡一定還會有更多發現,其考古價值不可估量。

商代灰坑63處、商代房址5處、商代窯址1處、商代道路2條、漢代道路3條、宋代道路1條……共計發掘面積約1360平方米。更讓考古人員驚喜的是,在挖掘的48座墓葬中,從2座墓葬中出土商代晚期的漆豆、觚、罍等漆器9件。「這次出土的商代晚期的漆器數量之多,在全省乃至全國都是史無前例的,器形豐富、色彩艷麗、紋飾精美,為商代晚期漆木器的研究提供了新的資料。」孔德銘興奮地說。

「綜合發掘出來的遺址、文物和從出土的銅器上所銘族徽看,這裡應該主要集中了以『天』『戈』 族為主體的商代晚期族群,該族群應該為鑄銅家族。這次出土商代漆器,均是與青銅禮器同出,在商代應該與青銅禮器具有同等重要的地位,是墓葬隨葬禮器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墓主人身份地位的象徵。可以推斷出這幾個墓主應該是當時的工匠族長。」孔德銘說,發掘的遺址遺蹟分布密集、有序,族邑聚落、鑄銅遺址與墓葬相互疊壓,是殷墟文化中「居、葬、生產合一」社會形態的集中體現,它對研究殷墟布局及殷墟文化的影響提供了新的資料。

價值:鑄銅遺址屬於「大殷墟」文化範疇

「本次發現的與殷墟同時期的商代晚期大型鑄銅遺址,是除了殷墟範圍內鑄銅遺址之外發現的唯一的一處商代晚期大型鑄銅遺址,其時代相當於殷墟文化的二期至四期。」談及本次考古價值,孔德銘表示,這一文化遺址分布密集、有序,有關鑄銅遺蹟、遺物豐富,類別齊全,價值較高。遺址延續時間長,規模大,代表了商代晚期中國青銅鑄造技術的最高水平,也為研究商代晚期鑄銅技術的交流、傳播,青銅製品流通、管理與使用等方面,提供了十分寶貴的資料。

據了解,從出土的鼎、簋、觚、爵、斝等青銅禮器的陶范殘塊來看,這個鑄銅作坊與殷墟已發現的鑄銅遺址相同,都是當時青銅禮器重要的生產基地。殷墟之外鑄銅手工作坊的發現,表明青銅文明已深入影響到了殷墟附近的重要的族邑聚落。同時也說明,在殷墟時期青銅器鑄造技術不斷得到推廣,影響擴大,一批專門以青銅器鑄造、銷售與交換為職業的手工業生產族群形成。這也為殷商文化的影響、傳播與交流提供了動力。

隨著挖掘深入,孔德銘心中的疑惑漸漸解開:「辛店村商代晚期文化遺址從地理位置上看不屬於殷墟遺址範圍,但其文化內涵又與殷墟遺址內發現的文化內涵相同。從大的區域來看,這一聚落又與殷墟相近,是殷都東北方向一處重要的軍事、政治屏障,護衛著殷都的安全。它的性質應與2012年發現的安陽人民醫院新址商代晚期文化遺址(東南距殷墟約8公里)、2016年內黃縣河村商代晚期文化遺址(東南距殷墟約60公里)相同,都屬於『大殷墟』範疇。殷墟中心文化遺址及周邊同一時期相同的文化遺址共同構成了『大殷墟』文化,使殷墟成為真正的『大邑商』!」(本版照片均為資料圖)

安陽辛店商代晚期鑄銅遺址2016年6月衛星圖。

發掘出來的珍貴的漆器。


請為這篇文章評分?


相關文章 

河南安陽殷墟新發現商代晚期大型鑄銅遺址

近日,考古人員在著名的河南安陽殷墟遺址最南部,新發現一處面積近5000平方米的大型鑄銅遺址,出土商代陶范3000多塊,對於研究商代晚期青銅鑄造技術和社會面貌等具有重要價值。新發現的任家莊南地鑄銅...

安陽發現商代晚期大型鑄銅遺址

安陽市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長孔德銘說商周時期精美的青銅器是中國文化藝術寶庫中一顆璀璨的明珠,它不僅代表著當時的生產力與科技水平,還凝聚著歷史的秘密。2月27日,記者從省文物部門獲悉,安陽市文物考古研...

安陽辛店發現商代晚期聚落和大型鑄銅遺址

2016年5月至7月,安陽市文物考古研究所配合安陽市西北繞城高速公路建設,在安陽縣辛店村西南發現一處商代晚期聚落和一處大型商代晚期鑄銅遺址,清理一批商代晚期房基、道路、灰坑、窖穴、烘范窯、鑄銅...

河南安陽殷墟新發現商代晚期大型鑄銅遺址

近日,考古人員在著名的河南安陽殷墟遺址最南部,新發現一處面積近5000平方米的大型鑄銅遺址,出土商代陶范3000多塊,對於研究商代晚期青銅鑄造技術和社會面貌等具有重要價值。新發現的任家莊南地鑄銅...

「揭曉」2016年度河南省五大考古新發現

3月28日上午,由河南省文物考古學會和《華夏考古》編輯部舉辦的「2016年度河南省五大考古新發現」評選活動結果揭曉,舉辦單位召開新聞發布會,向大眾及媒體公布了評選結果。「河南省五大考古新發現」評...

鄭州商城出土商代玉器試析(二)

進人商代二里崗下層一期,出土的玉器總數量不但不多,而且比前兩期還呈一種減少的趨勢,僅發現3件,且亦殘小。有禮器類的柄形器1件,僅剩扁方稜體柄部一段;裝飾品的玉餅形器與綠松石各1件。( 圖三 )由...

考古中華——兩千年以前的青銅器文化

龍紋石磬商代晚期禮樂器河南安陽殷墟出土銅刀商代晚期河南安陽殷墟54號墓出土 位於殷墟重點保護範圍內的花園莊東地的54號墓屬殷墟二期偏晚階段,約晚於婦好墓,早於郭家莊M160號墓,是近70年來發現...

殷墟——商朝之都

(世界文化遺產、5A級景區、河南安陽殷墟)殷墟,原稱「北蒙」,是中國商朝後期都城遺址,位於河南省安陽市。盤庚十四年,商朝第二十位君主盤庚遷都於北蒙(今河南安陽),改「北蒙」名為「殷」。盤庚十五年...

陝西發現姬生母墓 系貴族墓距今2700年

原標題: 陝西發現姬生母墓 系西周晚期貴族墓距今2700年周原遺址是公元前11世紀到前8世紀的大型古遺址,出土了大量卜骨、卜甲,以及大量珍貴的國寶青銅器。2015年,考古人員在周原遺址發掘的4座...

吳城遺址:樟樹的地下竟沉睡著的曠世之寶

吳城遺址是江南首次發現的大規模人類居住的商代遺址,位於樟樹市山前鄉吳城村,蕭江上游丘陵坡地,是1973年秋興建吳城水庫時發現的。遺址經過六次科學發掘,共揭露面積2000餘平方米,文化堆積厚2至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