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輸國家寶藏,韓城這個周代考古發現於小村莊裡,馬上要開館!

文章推薦指數: 80 %
投票人數:10人

有人說,了解一座城市跟了解一個人一樣,把它們看作是有生命的東西,會很有意思。

有人說,要了解、感受一座城市,便要在其中衣、食、住、行,身體力行去迎接當地的民風民俗、煙火傳承,最尋常卻也是最直接,慢慢體會自己的見解,潛移默化間就給予了城市以性格。

還有人說,想要最全面、最深刻地了解一座城市,最好的方式就是去拜訪博物館。

博物館是偉大的,它包羅萬象:藝術的、歷史的、金融的……同時它也是無私的,每一個到訪的遊客,都會得到它毫無保留的講述。

今天,小編要帶你走進的是陝西韓城梁帶村芮國遺址,一起去發現一個神秘的古國,揭開一段塵封的歷史......

公元前709年,芮伯萬被其母所逐。

公元前708年,秦憲公攻芮因輕敵而失敗。

同年,周室與秦聯合伐魏,掠去芮伯萬。

芮伯萬顯然為其時的芮國之君,其母出自姜姓,而稱為芮姜。

考古資料表明同一時間段內,芮國確有一位來自姜姓國族的芮公夫人,就是M26的墓主,稱為仲姜。

仲姜為其夫芮桓公做祭器表明芮公去世,執政的應是其兒子。

在國別、時間、人物姓氏和關係等條件均較吻合的情況下,我們認為芮伯萬之母芮姜,與M26的墓主仲姜應為同一人。

那麼,史書記載的芮伯萬,實際也就是仲姜的兒子,芮桓公的繼位者。

因為仲姜厭惡已為國君的兒子寵幸的人太多,就將其驅逐出境,可知其人必為一位剛強果斷的女性。

後來發生的事件,也許能予證明。

國君被逐,國內秩序勢必影響,所謂「國不可一日無君」,說的就是這個道理。

正在關中擴展其勢力的秦憲公,看準了這個難逢的時機,便率兵前來攻芮。

本想一個無君之國,兵鋒所指必然唾手可得,不料卻慘敗而歸。

反觀君主缺位的芮國,禦敵之策的籌謀,自然非驅逐國君的仲姜夫人莫屬。

說明仲姜不僅處理內政果斷,而且抵禦外敵有術,是一位頗有策略的女政治家。

秦憲公受此打擊,已不敢輕視芮國再直接興兵討伐。

但可能是出於報復的心理,秦國聯合周王室軍隊等一起圍魏,掠走了已經逃在外的芮伯萬,讓其母仲姜為自己的兒子的命運擔憂。

古芮尋微 故國韶光

14年前,韓城梁帶村這個原本平靜的小村莊變得異常熱鬧和繁忙,大片的土地被鐵絲網圍了起來,武警戰士牽著警犬日夜巡邏,考古工作者緊張的進行勘探和發掘……

2007年6月9日,是「中國文化遺產日」,央視科教頻道連續4個小時對陝西梁帶村兩周墓地、廣州南越遺址和四川金沙遺址考古發掘現場進行全球直播,全面展現中國悠久的歷史文化和文化遺產保護的輝煌成就。

易中天、于丹、王立群三位學術專家首次攜手,展開40分鐘左右的評述。

海內外重量級媒體廣泛關注

梁帶村兩周遺址發現於2004年10月,位於市區東北7公里的西莊鎮梁帶村村北。

經過幾次考古調查表明,該遺址為兩周時期,分墓葬區和遺址區兩個部分。

初步認定遺址處於梁帶村東南方向;墓地主要位於村北,占地330000平方米,經科學勘探,共發現兩周墓葬1300座,車馬坑64座。

經國家文物局批准,2005年至2009年,對7座諸侯及夫人大墓及100座中小墓進行發掘,取得了震驚世人的豐碩成果。

▼江澤民欣賞梁帶村文物

▼原法國總統席哈克

▼原國家文物局局長單霽翔

通過對7座大墓及百餘座中小型墓進行了搶救性考古發掘,共出土金、玉、銅器等各類文物20000餘件(組),僅珍貴文物就有3000餘件(組)。

其中,國內首次重大發現的文物70多件(組)。

出土的精良青銅禮樂器、精美玉器、精彩絕倫的黃金製品以及青銅車馬器,難得一見的漆木器和斷代準確的陶器,出土位置準確、組合清晰、功能明確,有效填補了周代考古的空白,豐富了周代歷史、藝術、科學的研究素材,拓展了周代文化的研究領域。

大量青銅器銘文撩開了古芮國璀璨的物質文明,深化了芮國史的綜合研究。

梁帶村遺址由於規模大,歷史上未曾被盜,保護完好,國內罕見,出土文物數量多,類型全,遺存豐富且級別高,是『陝西省31年來商周考古最重要的發現』,被評為『2005年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

2006年,梁帶村遺址被國務院公布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鼎被視為國家、政權的象徵,鼎最早實際上就是我們煮肉用的鍋,隨著禮制的進一步完善,它又成為祭祀的一種重要禮器,而且對於鼎的擁有與使用也是標榜奴隸主等級差別的標誌之一,咱們看到這裡有大小不同的7個鼎,這個就反映了西周有一個比較嚴格的列鼎制度,天子是九鼎八簋,諸侯七鼎六簋,我們從27號大墓里剛好就出土了七個鼎六個簋,這也就證明了這個墓葬的級別是諸侯級的。

M28是芮國墓地中已發掘的七座大型墓葬之一,2007年對其進行了發掘。

該墓位於M27的東南部,為一座有一條墓道的「甲」字形 大墓。

出土隨葬品有青銅禮器、武器車馬器,喪儀器銅翣和銅魚與石墜編串的荒帷飾品及玉器、漆器等文物800百餘件,其中銅鼎5件、簋4件、鬲5件、壺2件、甗、盤、盉各1件,編鐘8件,石磬10件。

該墓略晚於27號「中」字形大墓, 時代為春秋早期偏晚。

雖已揭開面紗 仍依舊神秘悠遠

|內(芮)公鬲及銘文|

銘文:內(芮)公作鑄

通過對出土的青銅器鑄有『內(芮)太子』,『內(芮)公』等銘文,確定該遺址為兩周時期諸侯國芮國的高等級貴族墓地。

《左傳·桓公》十年「秋,秦人納芮伯萬於芮。

」經過6年之後,秦人又將芮伯萬送回芮國,目的可能是為了與芮修好,因為當時秦國有內部糾紛。

秦憲公去世後,大臣廢太子而立少子繼位,為避免內外交困的局面,採取了弭合外怨的手段,送還芮伯萬。

也許暗示這一段仲姜主政使芮國實力增強,秦不願兩國的矛盾繼續下去。

芮國墓地發現於陝西韓城梁帶村,實出學界意外,因為史書所記韓城境內在周代有韓、梁兩國,並無芮國的線索。

史載芮國曾封於陝西大荔,也有山西「芮城說」,芮國是否曾封於韓城,卻未有明確記載,是謎一樣的存在。

目前,學術界基本支持芮國初居地應在今甘肅華亭、崇信縣的汭水流域與陝西隴縣交界地區。

大荔應是徙封地。

芮城應是芮伯萬被逐期間的居住地。

韓城則是遷居地,經歷了西周晚期、春秋早期及中期前段,時長200餘年。

▲玉豬龍【M26】

年代:紅山文化(距今5000年)禮玉

原地: 岫(xiu)岩玉

玉豬龍,土褐色有黃色斑點,通體拋光。

整體如「C」,字形。

頭部碩大,雙耳呈圓弧形狀豎起,圓睜大眼,口微張,面部有多道陰線皺褶紋,首尾以一條缺而不斷的口相隔,有明顯的切割痕。

器身中央有一大圓孔。

背部近頸際有一小圓穿,由兩面對穿而成。

這是我國目前發現出土地點最為偏南的玉豬龍,是黃河流域發現體量最大的紅山文化玉豬龍。

玉豬龍是博物館的鎮館之寶,它是一種身份和地位的象徵。

這個玉豬龍距今已經有5000年的歷史了,
而芮國墓葬距今才有2800多年的歷史,也就是說墓主人擁有它的時候,它已經有2000多年的歷史了,當時就是一個古董。

這個玉豬龍是全國第二大玉豬龍。

▲梯形牌組玉佩

▲束絹牌項飾

▲玉立人

▲神人

▲象牙劍

▲象牙刀盒

▲足飾

▲腕飾

▲腕飾

▲玉牌項飾【M19】

年代 | 西周中晚期

質地 | 軟玉、瑪瑙

由人龍形佩,虎形佩,矩形牌

與瑪瑙珠分兩排串聯而成

▲方管項飾

▲甗

甗(漢語拼音:yǎn,粵音「演」)是蒸食用具,可分為兩部分,下半部是鬲lì(是鍋),用於煮水,上半部是甑(就是籠屜,甑底部本身就是網眼),用來放置食物,可通蒸汽。

▲盉

盉(he):古代酒器,用青銅製成,多為圓口,腹部較大,三足或四足,用以溫酒或調和酒水的濃淡。

盛行於中國商代後期和西周初期。

▲七璜聯珠【M27】

七璜連珠,由7塊玉璜、1塊玉飾和737顆小的瑪瑙珠一起組成的,它是一種身份跟地位的象徵,是佩帶在脖子上的,有祭祀,大典這種大型活動時才佩帶的,以顯示他身份的尊貴,如果級別不同帶的璜數也會不同,可能就是5璜連珠,3璜連珠。

全陝西省一共出土了兩串七璜連珠,都是在梁帶村遺址出土的,現在看到的是其中一串,是從國君墓里出土的,還有一串是從他第一夫人墓里出土的,跟這個差不多相同的一串。

▲玉璜

▲柄形器

▲花蕾鳳鳥

▲回首鳳鳥【M26】

年代 | 西周中晚期

質地 | 軟玉

▲玉玦

年代 | 西周晚期

質地 | 軟玉

成對耳飾,單面飾人龍紋

▲玉握組佩【M26】

年代 | 春秋早期

質地 | 軟玉、似玉材質、瑪瑙、玻璃

▲腕飾

▲煤精串飾

▲玉牙璧

▲青銅弄器組合

|編號:26號大墓|

鏤空方盒、套鼎、圈足匜、鍑、貫耳罐以及單把罐共六件,為目前國內組合最完整的青銅「弄器」。

其中,鏤空方盒、套鼎、圈足匜三件為目前考古發掘首次發現。

▲鉦

耳勺【M26】

年代 | 春秋早期

質地 | 軟玉

▲鉞

▲三角形銅戈

▲錞於

▲人龍合雕佩

▲梯形牌

▲玉韘

▲鐵刃銅削

▲玉璧

▲玉琮

▲玉戈

▲柄形器

▲鑲金玉韘

▲戈

▲青銅器-盨

盨是漢族在古代盛食物的銅器,橢圓口,有蓋,兩耳,圈足或四足。

盨是用來盛黍稷的禮器,從簋變化而來,西周中期偏晚的時候開始流行。

▲玉匕首(匕形佩)【M26】

年代 | 西周晚期——春秋早期

質地:軟玉

▲金韘

▲金鞘玉劍

▲金腰帶(小)

▲金腰帶(大)

▲金肩飾

▲金韘

▲三角形牌飾

編號為27芮國國君大墓隨葬48件金器皆為墓主配飾,計有金劍鞘、韘、環、肩飾、金泡、牛首銜環、牌飾、金扣、金龍、盾形牌飾、獸面飾、金絲環等十二種,數量之大、種類之多,都為國內同時期金器之最,其中金劍鞘、韘、肩飾、金龍皆為首次發現。

中國迄今在考古發掘中現最早的金製品是在商代,距今已有三千餘年的歷史。

這個時期的金器,形制工藝比較簡單,器型小巧,紋飾少見,大多為裝飾品。

在周代一般的諸侯國主要使用青銅製器,而梁帶村M27芮國國君大墓出土了以金肩飾、金腕飾、金帶飾、金佩飾、金用具為代表的四十八件金飾品讓世人震驚。

金鞘玉劍:出土時劍鞘與劍分離,分別位於墓主腰部左右兩側。

黃金劍鞘正面自口部向下為一組S形鏤空雙龍紋和兩組鏤空獸面紋。

背面為三道等距離橋帶,劍為玉制,青白玉,長期受沁呈土黃色。

劍鞘兩面陰線刻簡化的獸面,通體拋光。

 金腕飾(金手鐲)一對:出土時位於墓主腕部,由較粗的金線、以圓形環繞四匝,線兩端收攏成尖形。

此種金手鐲屬首次發現。

  鷹形金韘(亦指扳指):射箭勾弦的用具,兩件,分別位於墓主左右手部,下端平齊,上端為前高后低的斜面形,中空,側面有一方柱狀扳突,用以勾弦。

背部『浮雕』出一鷹首,尖啄圓眼。

  M27芮桓公大墓金器出土數量為我國周代考古發現之最,一個分封諸侯國國君能夠擁有這麼多的金器,可以肯定不是該諸侯國自己製作加工的,應是當時的周王朝政府賜予芮桓公的,同時也充分體現其在周王朝的顯赫地位和高等級身份,其中金劍鞘、金肩飾、金龍、金手鐲、方形金環為國內首次發現,是彌足珍貴不可多得的文物瑰寶。

▲編鐘

史載『周公制禮』,『制禮作樂,頒度量而天下大服』,即指西周初期就開始建立了一套十分嚴密的封諸侯、建國家等級森嚴的禮樂制度。

根據這套制度,西周的各級貴族在使用的配享、列鼎、樂懸、樂曲、用樂場合、樂舞隊列等方面,皆有嚴格的規定。

其中的樂懸制度是西周禮樂制度的重要組成部分。

梁帶村遺址M27芮國國君大墓出土由青銅編鐘八件、石磐十件、漆木建鼓一件、小鼓一件、青銅鉦一件和青銅錞於一件,共計二十二件組成的禮樂樂器組合,這是目前國內西周晚期至春秋早期所發現種類最豐富、最完整的敲擊樂器組合,這應是諸侯國國君使用樂器的標準配置,其中鼓、鉦不晚於春秋早期,是目前所知最早的鼓、鉦標本,學術價值極大。

經對鍾、磐測音,八件鐘屬於完整無缺且音質極佳的實用樂器,正、側鼓音連奏,其音階結構為四聲羽調模式,即羽-宮-角-徵-羽-宮-角-徵-羽-宮;而編磐的測音結果為五聲宮調模式,即宮-角--徵-羽-宮-商-角-徵-羽-宮,這種五聲宮調模式為東周中原各國所繼承。

由於鍾、磐『宮』音高度相同,說明兩者能夠合奏,這就解開了兩周鍾磐關係之謎,同時還澄清了兩周不用『商』音的誤傳,譜寫了周代音樂的華美樂章。

可以想像,使用這種成套擊奏樂器組合的樂隊完全可以營造出鐘鼓齊鳴、金聲玉振的音響效果。

孔夫子嘆:金石之聲奏邵樂,餘音繞樑三日不知肉味。

何其美妙動聽。

▲玉蟬

▲青銅蓋尊

▲木俑

在502號墓葬的角落,考古人員發現了4個人形木俑,被譽為「華夏第一俑」。

由於年代久遠,木俑已經完全腐朽成為泥俑。

用俑陪葬是中國古代墓葬制度改革的一項重大變革,殷商時期普遍流行使用活人殉葬,到了西周時期殉人現象逐步減少,春秋以後基本絕跡。

起而代之的是以俑代替活人,這是社會發展進步的表現。

之前,我國發現最早的木俑出自春秋晚期的楚國,最早的陶俑出現在戰國早期的秦國。

這次發現的這4件木俑是截至目前我國發現最早的俑,比秦始皇兵馬俑早了600年,這個發現對研究中國禮葬制度有非常重要的意義。

梁帶村遺址之最

1、陝西省30餘年來最具研究價值的的兩周古墓葬群遺址。

2、梁帶村兩周遺址及墓地的發掘是2005年陝西省最重大的考古發現,也是全國重大的考古發現之一。

3、在M26的墓葬中發現漆器中的樂器——一大一小兩個建鼓,這是考古發掘中見到的最早鼓樂實物。

4、M27號墓號發現了我國兩周時期的最早金韘。

5、M27號墓號發現了我國兩周時期的的最早純金劍鞘。

6、M27號墓號發現了目前國內最早的青銅錞於。

7、M27號墓號中發現的三角形兩面刃有銎戈,是國內最早見到該形態的青銅兵器。

8、鐵刃銅削為陝西地區目前發現年代最早的鐵器,對於我國冶金史的研究很有價值。

9、M26號墓號中發現了目前我國發現出土地點最為偏南的大型玉豬龍,距今5000年。

11、M26號墓號中發現的由189顆瑪瑙珠及16顆玉貝、16顆玉蠶、48顆玉龜、8顆玉珠、4顆玻璃料珠而有機編排的玉握,是我國目前發現的最為複雜和奢華的兩周玉握。

12、M26號墓出土的七璜聯珠,堪稱西周時期最高雕琢工藝的代表性作品,為陝西地區等級最高的七璜連珠。

13、M27號墓出土兩周時期最早的龍形鏤空金環。

14、M19的墓葬槨室內大量組合清楚、排列有序的串飾,在我國已發現的周代墓葬中尚屬首見。

15、M19墓發現了4隻片狀的青銅儀杖用器,厚不及1厘米。

專家推測這可能是文獻中記載的翣,這也是目前中國出土最完整的銅翣。

16、M502墓發現了中國最早的俑,比兵馬俑早600年。

17、27號墓作為國君墓,它出土的金器,在那個時期的金器還沒有被大範圍使用,陪葬的金器也在三到五件,而國君墓一次性出土了48件金器,是全世界同一時期單個墓葬出土金器數量最多的古墓葬。

其它部分文物

梁帶村芮國遺址博物館

逝去的芮國 | 永遠的韓城

梁帶村遺址公園建設項目占地1320畝,將建成一個集文物保護、科普教育、遊覽觀光、休閒娛樂於一體的現代化遺址公園,主要由入口服務區、博物館文化區、兩周列國園區、遺址保護展示區、芮國文化展示區和黃河生態景觀區五部分組成,建成後將是一個集文物保護、科普教育、遊覽觀光、休閒娛樂於一體的現代化遺址公園。

項目一期工程博物館文化區建設,占地213.8畝,主要建設遺址博物館和遊客服務中心,配套建設入口廣場、露天劇場、生態停車場及景觀綠化等基礎設施。

近期,梁帶村芮國遺址公園將盛大開館。

回望歷史,感慨萬千,站在黃河岸邊,我們在探秘著一個偉大的國度。

或許,歷史就是這樣,總會一步步填補那些空缺的斷代、斷層,彌補歷史本該有的真實。

2018年1月22日,一輛重型廂式貨車緩緩開進了韓城市梁帶村遺址博物館廣場,梁帶村1489件文物在外寄居13年後,重返家園。

  塵封千年的古芮國,雖已揭開面紗,仍依舊神秘悠遠 . . . . . .

轉載請註明來源:陝西韓城旅遊


請為這篇文章評分?


相關文章 

消失的古國:參觀梁帶村遺址

申威隆:90後「陝西文博一哥」在梁帶村遺址的南邊,有一座簡易的小院子,乃梁帶村遺址博物館籌建處,裡面有文物展廳、宣傳圖板和活動場地。4月18日,單位為我們辦了工作證,憑此可以免費參觀很多博物館,...

迷失的古國——梁帶村芮國遺址博物館(上)

俗話說得好,「江南的才子北方的將,陝西黃土埋皇上」,作為中國古代長期的政治中心,陝西有著70多座帝王陵墓,而2004年,韓城梁代村古墓遺址的發現更是印證了這句老話,以史記司馬遷聞名於世的韓城,再...

梁帶村芮國遺址博物館即將盛大開館

遠方古國,雖已揭開面紗,卻依然神秘而悠遠。這段歷史,雖已塵封千年,卻依然鮮活而溫熱。位於我市梁帶村的芮國遺址博物館始建於2016年元月,占地330000平方米,共有入口服務區、博物館文化區、周代...

韓城梁帶村:隱藏了三千年的帝國秘史

韓城東倚黃河,是一個歷史文化久遠的城市,早在舊石器時期就有人類生存,是最先跨入文明時代的地區之一。當年,被稱為「華夏祖龍」的大禹,就是在這裡鑿開石門引黃導流,為韓城留下了「龍門」的地名。夏、商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