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國家寶藏》你只知道曾侯乙編鐘?那怎麼行!

文章推薦指數: 80 %
投票人數:10人

日前,楚天都市報記者特別走訪了研究曾國文化40年的黃鳳春教授,他是湖北省文物考古所研究員,不僅參與了曾侯乙墓發掘,也是隨州葉家山西周曾侯墓、文峰塔東周曾侯墓考古發掘領隊。

楚天都市報記者陳凌燕

正在熱播的央視《國家寶藏》中,湖北省博物館的館藏文物驚艷亮相,氣勢恢宏的曾侯乙編鐘是不是也震驚了你?

古老曾國的神秘面紗,經他的手緩緩揭開。

發掘曾侯乙墓 一波三折如電影

1978年,隨州西北2公里處一個工地上,在地下13米處,發現了一片特殊的褐色土層,顏色與周圍明顯不同。它到底是不是古墓,一度有不同觀點。

黃鳳春回憶, 「它的形制太特別,一般的古墓是長方形,而它是多邊形;它特別大,東西長21米,南北寬16.5米,面積有220平方米。」

省考古所的工作人員趕到現場時,也一度非常疑惑。直到一塊槨板出現,眾人才確定——這是古墓。

可緊接著,一個盜洞出現了,「大家覺得很泄氣,會不會什麼也沒剩下了?等打開槨室一看,咦,下面是一坑水!」看著這一坑水,現場瀰漫著一種灰心的氣氛。

不過,情況很快再次逆轉——隨著排水進行,水位緩緩下降,小編鐘出現了!大編鐘出現了!「更驚奇的是,編鐘還一隻只掛在木架上,那場面太震撼了!」黃鳳春說,當時大家覺得木頭被泡了那麼久,編鐘那麼大那麼重,生怕把木架壓垮了,趕緊做支撐加固,「後來證明,這個擔心是多餘的。當年8月1日,在隨州將編鐘原樣復位舉辦了一場演奏會,編鐘掛在原版銅木架上,穩穩噹噹。」

「正是這一坑水,保護了編鐘。」黃鳳春解釋,水讓墓室與空氣隔絕,保持了一個穩定的環境,得以使墓室中的器物完好保存,「也是這一坑水,攔住了盜墓人。他當時已經挖下去13米,發現一坑水的時候還是不甘心的,他用長竿試探,在水中攪動,碰壞了幾個編磬。但是因為要放編鐘,曾侯乙墓的槨室比一般的墓深很多,深達3.36米,盜墓人只好放棄。」

黃鳳春補充道,這個盜洞是秦漢時期的:「那時候盜墓人不是圖財,主要想尋找金屬資源。如果當時盜墓者得手了,這些編鐘很可能就被熔掉做成各式兵器了。」

同為曾侯,曾侯丙就沒有這麼幸運,5個槨室都被盜墓人光顧過。這麼一想,真是要為曾侯乙捏了一把汗。

親手繪製文物紋飾 他笑稱常常穿越到曾國

曾侯乙編鐘,每一隻都極為精美。「上面的圖案,我都按比例徒手繪製過。」黃鳳春笑著說,不少資料書籍中用到的編鐘、古琴等文物圖案的線描圖,都來自他的手繪。

現在科技發達,機器對這些複雜紋飾可以進行精確複製。對於黃鳳春來說,從前對照著文物上的精美花紋,一筆一划繪製的過程,能讓他跟上當時工匠的思路,「獸面紋、流雲紋……畫著畫著,我就覺得自己穿越時空,去到曾國,我就是那名工匠,我就生活在那裡。」

黃鳳春多次受邀登上百家講壇等各類講座的講台,普及考古知識和曾國文化,「編鐘是大家最感興趣的部分,曾國擁有當時最高的編鐘製造技術。」

他介紹,編鐘上有清楚的銘文,解釋這個鐘的音在曾國叫什麼 ,在楚國叫什麼,在晉國叫什麼,「相當於是一個音律對照表,也像一個說明書。」

2010年葉家山西周墓地的發現,把編鐘的歷史向前推進了500年,「葉家山首次出現了4件一套的甬鍾,鎛鍾、甬鍾已經成編,對一鍾雙音的側鼓音有明確標識,這些都說明,在西周早期的曾國,編鐘技藝已經成熟。」黃鳳春驕傲地介紹,「隨後又經過500多年,編鐘在曾侯乙時期達到了技藝頂峰。」

頂峰時期的編鐘,有多厲害?

黃鳳春介紹,曾侯乙時期已經有專業調音師,「每隻編鐘內壁都有明顯的銼磨痕跡,這在早期的編鐘上是沒有的。銼磨什麼呢?一隻鍾做出來,調音師通過反覆打磨來調試音準。」

曾侯乙編鐘出土後,曾請來音樂專業人士測音,結果發現,它的「一鍾雙音,三度諧合音程」非常精準,音列高差無缺環,可以直接演奏,「現代人調音有機器設備輔助,在2000多年前,只能靠樂師的耳朵、工匠的手。」

黃鳳春感慨地說,人們常說古人落後,可在他眼裡,古人一點也不落後,「只是他們先進的方式跟我們不同罷了。」

考古跟破案很像 他甚至找盜墓者取證

從一件件文物,怎麼反推到幾千年前的社會文化與生活圖景?

「考古就像破案。」黃鳳春笑著說,發掘工作中的蛛絲馬跡,微小細節,都可能成為重要的線索。

其中,考古人最喜歡的就是刻在編鐘、尊盤、盉、簋、甗等等器物上的銘文,「比如曾侯乙編鐘里,有隻鎛鐘的銘文是『唯王五十又六祀,返自西陽,楚王酓章作曾侯乙宗彝,奠之於西陽,其永時用享』。它表示這隻鍾是楚惠王贈送的,曾侯乙把原來的編鐘拿掉一隻,換上這隻,以示對楚王的尊重。」

留下銘文,相當於愛簽名,古人這個習慣不僅能幫助考古人員確認一件物品的年代及功能,也能提供延伸線索,「宋人的記載里,提到過兩隻甬鍾,銘文與曾侯乙編鐘的鎛鍾一樣,所以很可能楚惠王給曾侯乙送來的不止一隻,而是一套鍾。」可惜這兩隻甬鍾至今下落不明,只能留待未來,更多證據出現做進一步論證了。

這些彎彎曲曲的銘文,在我們看來如同神秘符號,黃鳳春則對它們了如指掌,「曾國的銘文尤其複雜,同一個字常有不同寫法,比對工作非常重要。」為此,他甚至要向被公安機關抓獲的盜墓者取證,「一個墓打開時,哪些東西和哪些是一在一起的,在什麼朝向,這些都是重要證據。如果兩件青銅器是放置在一起的,那麼銘文就可以用來比對。」

黃鳳春說,自己的考古生涯「破的最大的案」,就是曾隨之謎,「在曾侯乙墓發掘之前,這一帶在史料中被稱為隨。直到曾侯墓的出土,讓神秘古曾國赫然出世,可曾國只見出土文物,歷史文獻未著一字。而隨國僅在古典文獻中有記載,鮮少發現實物遺存。學術界圍繞著曾隨之間的關係問題爭論了33年。隨著以葉家山、文峰塔為代表的不同時期曾國墓地的發掘,更多證據的出現,終於證明曾就是隨。」

為什麼一個國家兩個名字,為什麼史料中關於曾國的記載極少?黃鳳春表示,史官記載時把曾寫成隨,至於為什麼要這麼寫,還待進一步求證。

史料是考古的重要參照,往往提供生動的內容。

「比如楚王是把編鐘放在地下演奏的。」黃鳳春笑著說,《左傳》就有一段,說晉國使臣來見楚王,楚王以禮相待奏響編鐘,結果這位使臣聽到從地下傳來的雄渾樂音,嚇得扭頭逃走。「這就是『地室金奏』,古人借地下回音來製造音效。」

考古是一項漫長的團隊工作。黃鳳春表示,曾侯乙墓的發掘與研究,凝聚了湖北兩代考古人的心血。而他今年已經60歲,「更多的謎團,將交給新一代考古人去破解。」


請為這篇文章評分?


相關文章 

曾隨之謎:一國兩名終破解

 1978年,曾侯乙墓發掘,舉世震驚。人們既感嘆於其文物的精美,也自此知道歷史上曾存在一個國家「曾」,這是一個從未在文獻中有過記載的國家。這一年,黃鳳春剛參加工作並有幸參與了這場重大的考古發掘,...

瞭望丨楚編鐘的新發現

2018-06-19 07:28:43 來源: 《瞭望》新聞周刊曾侯乙編鐘原件全景 湖北省博物館供圖1978年在湖北隨州曾侯乙墓出土的曾侯乙編鐘是震驚中外的重大考古發現,無論是其宏大巍峨的「曲懸...

專家稱西周早期曾國政治中心為湖北隨州

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員黃鳳春14日接受記者採訪時透露,隨州葉家山墓群的考古發掘證實,西周早期曾國政治中心就在今湖北隨州。在現存的歷史文獻中,沒有任何關於曾國的記載,有關曾國都城過去也不知道。...

隨州 葉家山古墓文物又有新發現

隨州 葉家山古墓文物又有新發現【隨州文明網訊】近日,葉家山文物整理中再次發現「南宮」銘文,這一發現為古代曾國和隨國同指一國又提供了新的證據。 1978年,隨州曾侯乙墓出土編鐘等大量精美器物,震驚...

又見曾侯——揭開沉睡三千年的古曾國之謎

一座侯墓、一座古城,揭示出西周最早封國——曾國的準確位置。但是曾國的其他歷史信息有哪些?它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國家呢?中原國學講壇「文明向心——大道中原」系列講座第21講,帶您揭開沉睡千年的古曾國之...

音樂考古破解「曾隨之謎」

本報訊(記者萬建輝 通訊員孫夏 宋夢)第十屆國際音樂考古大會日前在湖北省博物館舉行,來自美國、德國、俄羅斯、韓國等17個國家和地區的100餘名學者,圍繞音樂考古等話題展開研討。會上,中國學者重點...

曾國墓入選十大考古新發現

本報訊(記者黃征)記者昨日從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獲悉,在剛剛公布的2014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中,本報曾作報導的棗陽郭家廟曾國墓地入選。今日下午,「棗陽郭家廟曾侯墓地考古發掘成果特展」將在湖北...

曾侯乙編鐘:音樂史上的空前發現

1978年,沉睡於地下2000多年的曾侯乙編鐘在湖北隨縣(今隨州市)出土。它是中國文物考古、音樂史和冶鑄史上的空前發現。近日,記者前往隨州,跟隨曾參與曾侯乙墓考古發掘的隨州市擂鼓墩文物管理處原主...

隨州文峰塔M1(曾侯與墓)、M2發掘簡報

內容摘要: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隨州市博物館【摘要】文峰塔墓地是隨州厥水東岸義地崗墓群的一部分, 2009年為配合工程建設,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隨州市博物館在此搶救發掘了兩座春秋墓葬(M1、M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