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學勤:最新考古發現對古代研究的影響

文章推薦指數: 80 %
投票人數:10人

(由李學勤先生2006年6月13日在華東師範大學大夏講壇所作《最新考古發現對古代研究的影響》學術演講整理而成)

非常高興到師大來與各位老師和同學作交流。我今天演講的題目是:最新考古發現對古代研究的影響。我將講三個方面的內容:一、什麼是考古學、考古發現和古代研究;二、最新的考古發現對古代研究在觀點方面的影響;三、考古發現對古代研究方法方面的影響。我想通過最新的考古發現,提一些自己的看法。希望各位提出寶貴意見。

「考古」並非「挖寶」

今天社會上有一種看法,認為考古就是挖寶,這是一種誤解,其實完全不是這樣。我個人認為,重大考古發現應是這樣一種發現:這一發現會改變人們對歷史上一個時期、一個地區或一個民族的文化的認識。

為什麼談「什麼是考古學」這樣一個帶有普遍性意義的問題呢?目前在社會上人們存在一個誤解,就是大家都認為考古學是一個非常古老的學科,我想在這裡澄清一下。

歷史學確實是一個非常古老的學科,所以人們認為考古學也有著悠久的歷史。這種說法最多只對了一半,或甚至可說是不對。因為我們今天所說的考古學是指現代考古學。現代考古學是本身有一整套理論、學說、技術和方法的現代科學。從這一意義上說,它並沒有很悠久的歷史。在我國悠久的歷史上,非常古遠的時候,就有收藏、考察、研究古代文化遺物這樣的傳統。現在考古學者在商代墓葬里發現過新石器時代的玉器,說明在3000多年以前就已經有收藏古物、鑑賞古物的傳統。古代埃及也是一樣,埃及法老存在的時代,就有搜集、挖掘法老遺物的事實。儘管我們中國從很古遠的時候開始就有這樣鑑賞古物的傳統,特別是北宋以來,大家知道,北宋時期,金石古物制度非常發達。考古學一詞,可能就是因為北宋晚期一本著名的《考古圖》而來,作者是呂大臨。最近被挖掘的呂大臨的家族的墓葬出土了古代青銅器,說明當時真的有這個傳統。宋代以來,特別是明清以後,中國傳統的金石古物之學是非常發達的,為現代考古學的建立和發展提供了優良的堅實基礎。這確實很重要,但它並非現代的考古學。

現代考古學作為學科的歷史還不到200年。從國際範圍來看,現代考古學一般認為是從19世紀初年建立的,標誌是,在那個時期,北歐的博物館裡開始按照新的觀點整理研究古物,就是我們所說的三時代法,就是人類可分為石器時代、青銅時代和鐵器時代。所以說現代考古學無論如何是一個還不滿200年歷史的新的科學。現代考古學的觀念傳入中國是在1900年前後,當時一些先進學者根據日本的書籍報刊,從而把這些觀念帶入中國。比如梁啓超,他就曾寫過有關考古學的文章,把考古學觀念和基本方法介紹到了中國。

現代考古學是一門什麼樣的學科呢?我自己認為,它是在進化論的哲學觀點之下,借鑑了地質學和生物學的方法和技術,從而建立的新的學科。它並不古老,古老的古物研究不會有進化論的觀點。現在的考古學由兩個基本觀點組成:層位學和類型學。田野發掘一個最基本的思想就是以文化堆積確定時代的先後,同時文化遺物都可以根據類型排隊,兩者結合就成為考古學的基本方法。層位學和類型學是根據進化論觀點形成的。層位學首先是在地質學上實現。地質可分為種種地層,按照進化論的觀點來排列。生物學上,可以把生物分為多種類型,比如說多少科,多少屬,多少種。這些都是在進化論的哲學觀點指導之下,在自然科學領域出現的。生物學上植物分類貢獻最大的是瑞典人林奈。北歐的學者把這些觀點擴展到人類歷史文化的範圍,從而奠定了現代考古學的基礎。

中國的現代考古學究竟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個人認為,應從中國人主持田野發掘開始。考古很重要的就是田野工作。進入田野工作時,我們可以對地上、地下的各種文化遺物,所在的文化地層,親自探檢和考察,這是考古不可缺少的組成部分。在中國進行的考古發掘,並非始自中國人。

在1900年前後,已經有一些外國考古學家、探險家在中國進行一些考察、探險甚至小規模的發掘工作。這些工作在內地和邊疆都有,甚至香港也有。香港大學一個神父很早就在香港進行發掘,近年香港一個著名遺址南丫島大灣,就是在那個時候被他發掘過。這不是中國本身的考古工作,是由外國人做的。真正的中國考古學是由中國人本身主持的考古工作,這是在1926年。哈佛大學人類學系畢業的李濟先生,他是湖北人,他當時畢業之後回國,1925年應聘到當時的清華學校研究院,即國學研究院。當時,梁啓超等四位先生為導師,李濟是講師。1926年,他到山西夏縣西陰村遺址進行發掘,一般認為這是現代中國考古學開始的重要標誌。他發掘的很重要的一點,就是發現了一個有人工切割痕跡的蠶繭,說明當時中國已經有蠶桑。因此,中國的現代考古學僅有80年的歷史。1928年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成立,他被任命為考古組組長,開始對殷墟進行發掘,到今天一共是78年。殷墟在今年可能被通過為世界文化遺產,這是值得慶祝的一件事情。

中國的現代考古學作為一門科學已經有了這麼長的歷史,但是相對於中國幾千年的漫長歷史,仍然是太短了。相對於中國這麼悠久的歷史和這麼廣闊的疆域,中國的現代考古工作還只是開始。古代埃及考古發掘的時間比我們長許多,已經將近200年,還不斷有新的發現。1928年開始的殷墟發掘,真正開始啟動了我國的考古學研究。當時美國人顧立雅(後來成為美國最著名的漢學家之一),他曾來中國看到殷墟發掘情況,回國後寫出了《The Birth ofChina》,這本書非常風行,到今天都是研究中國古代的必讀書目。

抗戰時期,四川、西北地區都曾做了考察發掘工作,這些工作大多是零星的,非常有限。新中國成立後1950年,中國科學院成立考古研究所,集中了一批考古學家,此後工作便飛速發展。尤其是改革開放之後,每年都有較多的考古發掘,有許多重要發現。

今天社會上有一種看法,認為考古就是挖寶,這是一種誤解,其實完全不是這樣。我個人認為,重大考古發現應是這樣一種發現:這一發現會改變人們對歷史上一個時期、一個地區或一個民族的文化的認識。例如大家都知道,長沙馬王堆漢墓里挖出一具女屍,這是我國考古發現的最早的一具完整古屍。長沙馬王堆漢墓還出土了大量漆器等文物,精美的程度是我們想像不到的,一件素紗禪衣只有幾克重;並且發現了大量帛書,內容極其重要,使我們看到了漢文帝初年的圖書寶藏。從而整個地改變了我們對湖南地區在西漢早期發展高度的認識。這樣的發現就是重大發現。

考古發現與中國多線文明

越來越多的考古發現表明,中國的文明面積大,傳流歷程特別長。古埃及、古希臘羅馬文明都中斷了,只有中國文明一直傳承不斷。經過了這麼多年的風風雨雨,我們的文明還是存在,這是一個很大的謎,恐怕和「李約瑟難題」一樣需要回答。

第二個問題,即考古的重要發現,特別是近年來最新的考古發現,怎麼樣在觀點方面改變我們的古代研究。

我們對古代研究的總的看法,會通過考古學得到改變。比如殷墟的發掘在觀點上改變了國內、甚至世界對中國古代的認識。大家熟悉,殷墟的發現是由於甲骨文的發現。光緒25年(1899),北京著名金石學家王懿榮發現和鑑定了甲骨文。由他發現和鑑定甲骨是必然的,因為當時只有他能夠做這個工作。晚清時有很多金石學家,可這批人在甲骨發現之時大多已逝世,當時那一輩裡面唯一能夠工作的就是國子監祭酒王懿榮。甲骨文的發現載入了考古學的歷史。古埃及學的建立也是因為一個發現,就是羅塞塔石,這是法國拿破崙進攻埃及時在埃及北部挖掘出來的,這一發現使解讀古埃及文字得以成功。羅塞塔石的發現在1799年,100年後,甲骨文被鑑定。甲骨文的發現和解讀,直到殷墟的發現,使商代的歷史存在成為不可懷疑的,這是極其了不起的事情。這就使關於中國古史的觀點發生了改變。

改革開放後開始出現一個重要觀點,就是,中國自古以來就是一個多民族、多地區的國家,中國文明的發展是多線的,燦爛輝煌的古代文明是各個地區、各個民族共同創造的。而儒家傳統的觀點是「內華夏而外夷狄」,對中國歷史文化的看法是單線的,這樣的觀點在中國長時期占統治地位,可是從考古發現來看,這種看法是不對的。

現在考古發現,不管從人類在中國的活動來說還是從中國文明起源及早期發展來說,都是多線的。中國自古以來就是一個多民族、多地區的國家,這一點也有很重要的現實意義。過去很多人以為中國歷史是單線發展,中心在中原地區,所以李濟先生在山西夏縣考察,夏縣傳說和夏朝有關,後來首先發掘殷墟,所以追尋的首先是古代王朝,而且從都城下手,進行發掘,最終取得成功。殷墟展現給我們的是一個已經具有相當發達文明的社會,但殷墟只是商代後期,那麼前期呢?從1950年到1952年,在河南鄭州等地發現和確定了早於殷墟時期的商代遺存,這是當時的重大發現,後來確定鄭州商城遺址和殷墟差不多大。後來又證明還有早於鄭州商城的遺址,1958年以後,發掘偃師二里頭遺址,在洛陽北面,從時代和地理位置來看,很可能是夏代都城。到後來,二里頭旁邊,又找到偃師商城遺址。還可以向前推,到70年代時,在河南登封王城崗發現城址,是龍山晚期的,但那時大家不敢論斷,因為它太小,每邊只有100米,不像傳說中禹的都城。最近,在王城崗發現外面還有一個大城。近些年發掘了山西襄汾的陶寺遺址,是龍山時代在中原最大的城址。這個遺址的時代是公元前2600到2200年,它裡面有宮殿基址,出土了銅器、玉器,而且發現了文字,很少,但是明確。從地理位置看,它和傳說中堯都平陽非常接近。最近,還發現了可能是天文台的遺存。這是個扇面形的建築,它有一個中心點,前面有一個有縫的牆,每個縫可以看到外面的地平線和山尖,在冬至、大寒等節氣都可以正好看到太陽出山,因此有人認為這很可能是「觀象授時」的遺址。

大家可能已經聽出,我說的發現是按照王朝發展的軌跡向上推溯,接近5000年的文明史了。我們發現,許許多多的地區都有古代文明的遺蹟。這一方面說明我們歷史的普遍和廣闊;另一方面,也說明了考古工作的擴展。過去,我們只能選擇中原的主要遺存工作。現在各地都有考古隊伍,這帶給我們的是對古代認識的根本不同。中國自古以來確實是多民族、多地區、多線發展的。

近年,有學者提出,中國也有兩河流域,我們的兩河即黃河和長江。可是這兩河還不能覆蓋整個廣闊的中國文明地區。對中國古代文明的研究是從商代後期入手的,當時的重要遺物,如青銅器的出土地點,反映了商文化的影響範圍。最北的商代青銅器是在內蒙古的克什克騰旗,往東可以到山東的海陽,往西可以到達陝甘,往南到達廣西。在湖北湖南出土了大量商代青銅器。1973年,我參加了郭沫若先生領導的一個工作。住在復旦大學,我走到了人民廣場,忽然看到一張招貼,是上海博物館的,有一個青銅器的照片,是豕形的卣,我沒見過這樣的青銅器,然後到上海博物館,才知道那件青銅器是從廣西選來的。不久之後,在武鳴又出土了青銅器,繼而在興安也有出土發現。商文化所及之地還不止如此。

中國的文明面積大,傳流歷程特別長。古埃及、古希臘羅馬文明都中斷了,只有中國文明一直傳承不斷。經過了這麼多年的風風雨雨,我們的文明還是存在,這是一個很大的謎,恐怕和「李約瑟難題」一樣需要回答。為什麼中國文化傳承久遠,影響廣大?事實上,在新石器時代晚期就有一個文化有共同點的「場」,夏商周時期王朝就是很大的,而且是統一的王朝。

考古發現的影響

在古代研究中,人文社會科學與自然科學相結合,不能僅僅理解為利用自然科學技術提供的儀器和手段,而是兩方面作為學科更緊密地結合起來。知識分得越細,交叉之處便越多,也越需要互相結合。

現代考古學在中國的發展,不僅告訴我們,過去關於歷史文化的看法有的不夠正確,有些偏見應該糾正,許多不知道的事情需要補充,而且更重要的,是為我們認識古代歷史,追溯文化傳統,提出了前所未有的方法和手段。

大家理解,在學術工作中,方法每每決定著結果,方法的改進和創新常會決定工作結果的成敗優劣。可是新的材料的發現也一定會對工作的方法提出更多更高的要求,會刺激和促進對新方法的尋求和設計,從而進一步推動整個工作。在我們今天談的古代歷史文化的研究中,這樣的例子很多。

這裡說的方法,有的是比較具體的,比如從考古的方法來說,近年得到重視和提倡的聚落考古就是一例。

前面已經談過,中國現代考古學的發軔,殷墟發掘是一個重要標誌。殷墟是商代後期的都城遺址,隨後陸續發掘和論定的商代前期遺址鄭州商城、偃師商城,夏代遺址偃師二里頭等,都是都城。還有一些,雖然不是王朝的都城,也是有重要政治經濟地位的城邑。這些都邑是特殊的中心聚落,當然有重大的研究價值,但就當時整個社會而言,它們究竟只是點,不是面,還不能從完整的結構上反映當時的制度與文化。這便需要改變視角,採用新的方法,聚落考古於是應運而生了。

就歷史的時代發展而言,聚落考古從人們聚居的形式和內涵如何變遷著眼;就文化的空間分布而言,聚落考古又重點考察人們聚居的移徙和離合,而大型的都邑成為聚落髮展演變到一定階段的產物。這對於研究文明起源及其早期的演進,有著特別的意義。

中國文明的起源及其早期發展,近年已成為學術界的熱門課程。我曾談到過,科學有幾個起源問題,如宇宙的起源,地球的起源,生命的起源,人類的起源,都是最重要的問題。還有就是文明的起源,而探討人類文明的起源,不能離開中國文明的起源。我們很難確定中國文明在什麼時候就算跨進文明時代,但可以逐漸揭示我們的先人由原始走向文明的過程,一個重要的側面便是聚落的變遷。

還有一些方法,意義要更廣泛些,比如多學科結合,特別是人文社會科學與自然科學技術交叉的方法,這些年為許多學者所強調。大家比較熟悉的「夏商周斷代工程」,就是一個多學科交叉結合的科研項目,把考古學、歷史學、古文字學等與天文歷算、科技測年等結合起來,研究夏商西周時期的年代學,取得了階段性的成果。這個項目,可以說給今後開展與考古有關的大型交叉項目積累了一些經驗教訓。

在古代研究中,人文社會科學與自然科學相結合,不能僅僅理解為利用自然科學技術提供的儀器和手段,而是兩方面作為學科更緊密地結合起來。舉例來說,學者在「夏商周斷代工程」實施期間,重新研究和推算了商代武丁時期的五次月食記錄,這是屬於人文方面的甲骨學(古文字學的一個分支)的研究,也是屬於自然科學方面的天文學的研究,實際是兩者彼此合作結合的例證。客觀世界,包括客觀的歷史,本來是一個整體,人類的知識也應是一個整體,種種學科的劃分是人為的。知識分得越細,交叉之處便越多,也越需要互相結合。

類似的,還應該提到比較研究的方法。這對於古代研究也是非常重要的。前幾年,我在小文《中國古代文明研究一百年》中說:「要更加系統地使用比較的研究方法。要以開闊眼界為目的,有意識地運用比較法,這種比較法和一般的偶然的比較是大不相同的,如我們講中國古代文明的產生、形成、發展的過程時,就應和世界上其他國家的文明發展進行比較。……我們有必要了解外國的考古和歷史、文化,如沒有這樣充分的準備和廣闊的視野,就不可能對中國本身發展的各方面作出明確的、適當的價值判斷。」這也是我在這裡希望貢獻給大家的。

很多人說當前是中國考古學的黃金時代,我個人以為,如果說是黃金時代,也只是黃金時代的開始,因為中國古代是如此漫長,疆土是如此廣闊,文化是如此繁盛,無數驚人的發現還有待於未來,在新世紀中,古代研究一定會有今天難以估量的進展。


請為這篇文章評分?


相關文章 

中華文明的原生性和可信性

仰韶文化 人面魚紋彩陶盆中國國家博物館藏紅山文化 玉龍中國國家博物館藏馬家窯文化 銅刀中國國家博物館藏商代 「王為般卜」龜甲刻辭中國國家博物館藏大汶口文化 刻符陶尊中國國家博物館藏中華文明是世界...

歷史學變革背景下的中國早期考古學

中國現代學術的進程及西學東漸過程是與中國近代歷史進程相伴而行的,它是近代社會以來,中國被迫開放的一個社會側面。歷史學和考古學也不例外,中國歷史學的變革、中國考古學的誕生,與西方學術的發展有著很深...

齊家文化銅刀研究(連載一)

著名文化學者陳光華先生《齊家文化銅刀研究》(連載一) 1999年10月25日《人民日報》報導:我國科學家在安徽繁昌「人字洞」發現了一批距今大約200多萬年的石製品,其中一件石刀,經專家鑑定後認為...

殷墟博物苑 基本簡介

殷墟博物苑坐北朝南,建於洹水之濱,仿商代的古建大門以紅、黑兩色為主色調,三門並峙,設計簡約,洋溢著3000年前王室的氣息。大門內的廣場中央佇立著一尊大鼎,這就是出土於安陽、堪稱商代青銅器登峰造極...

「傑」說豫之國保-世界文化遺產之安陽殷墟

今天小編給大家介紹的是河南省內另一個世界文化遺產,——殷墟。殷墟遺蹟殷墟,原稱「北蒙」,是中國商朝後期都城遺址,位於河南省安陽市洹水兩岸,中國至今第一個有文獻可考、並為考古學和甲骨文所證實的都城...

中國八大古都之一殷墟

殷墟是中國商代後期都城遺址,是中國歷史上被證實的第一個都城,它的發現和發掘被評為20世紀中國「100項重大考古發現」之首。殷墟內有大量的青銅器,石器,骨器,玉器等具有珍貴史料價值的文物,其中最有...

用考古學方法探索文化、追尋文明

十一月初,天氣漸冷、寒霜將至。「晉界」講壇第二期最後一講也在本周日與觀眾們如約而至,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副所長王曉毅老師將與觀眾一起,用考古學的方法探索文化發展的脈絡、追尋古代文明的遺蹟。 何謂文化...

考古愛好者必備書籍

《紡織考古》本書以時代為序,詳細論述了近百年來我國考古發現的大量紡織品、紡織工具等,對其所反映的各個歷史時期紡織品的工藝特點及技術水平進行了相對深入的分析,並較為全面地介紹了我國古代紡織的研究現...

至簡中國史:中國文明到底是怎麼起源的?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思想內參。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至簡中國史》連載之二:中國文明到底是怎麼起源的?弘億人類告別猿猴進化成人,已有約數百萬年之...

考古學家唐際根:想讓商朝「活」起來

新華社記者劉雅鳴、桂娟「激情」「富有想像力」「熱血青年」「闖勁」「意識超前」「性格鮮明」……描述一位考古學家,這一系列詞彙通常是並不多見的。但在唐際根——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安陽工作站站長身...

吳城遺址:樟樹的地下竟沉睡著的曠世之寶

吳城遺址是江南首次發現的大規模人類居住的商代遺址,位於樟樹市山前鄉吳城村,蕭江上游丘陵坡地,是1973年秋興建吳城水庫時發現的。遺址經過六次科學發掘,共揭露面積2000餘平方米,文化堆積厚2至3...

河洛文化 中華民族的核心文化

河洛文化是中國文化的重要源泉之一,是指產生在河洛地區的區域性文化,是中華民族主流文化。河洛文化以洛陽盆地為中心,西至潼關、華陰,東至滎陽、開封,南至汝穎,北跨黃河至晉南、濟 源一帶。 河洛文化指...

火車拉來的年輕城市?考古發現鄭州是文明古都

摘要新華社鄭州5月24日電(記者桂娟 雙瑞)首屆中國考古學大會日前在河南鄭州開幕。在許多人眼中,鄭州是一座「火車拉來的城市」,因交通而興。而近年來的考古發掘逐漸還原了真相,鄭州是一座文明古都。「...

安特生:被誤解的開路者

中國史前考古學以及近代田野考古學是從安特生開始的。安特生在上個世紀二十年代前後,在中國北方進行了一系列的考古活動,揭開了中國近代考古學序幕。他也由此被人們譽為中國考古學的奠基人。然而,在過去相當...

讓你驚呼深圳歷史竟有7000年!

深圳博物館新館恰如展翅待飛的大鵬蓄勢待發。屋背嶺遺址和咸頭嶺遺址分別入選2001年和2006年「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 」讓你驚呼深圳歷史竟有7000年深圳新聞網訊 很多人認為,深圳是一座移民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