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鼎篆銘立中山

文章推薦指數: 80 %
投票人數:10人

夔龍紋方壺中山大鼎

□程雪莉

一個在司馬遷史書中有過記述,《戰國策》里落墨有傳,李白歌頌,曹雪芹引用,郭沫若痴迷尋找的古中山國,它的都城到底在哪裡?它有著怎樣的國王世系,怎樣的文化和疆域?這一切如濃濃迷霧,飄蕩在戰國典籍的書頁上。而戰國重器——中山大鼎的發現,用獨特的文字為我們描述了,這個有著深沉悲壯的歌聲,婉約清麗的琴聲,婀娜多姿的舞步,曾經盛極一時的藝術之國。今天,就讓她穿越歷史時空,翩然而至……

(一)

1977年,在平山和靈壽交界的東西靈山前,盛夏的強光打開了一座神秘的大墓。

大墓封土壯觀,結構宏大,巨大的「山」字型禮器、騰飛的「雙翼神獸」、璀璨的「十五連盞燈」……無數精美文物的出土,讓發掘隊員驚嘆,所有的人都高度興奮著,專家、學者、國家和省市的領導都高度關注著,但人們都陷入更濃的迷霧深處:這座王侯級別的陵墓主人是誰呢?

早在四年前,大墓周圍三汲公社的社員們在「陵台疙瘩」取土造田。老百姓們傳說,這兩個土疙瘩是王母娘娘路過時,停下來磕了磕鞋子,磕出的鞋窠里的土。土疙瘩邊上也有古墓,挖出些青銅器物,皆是銹跡斑斑,農民們根本不用手去摸,只用鏟子將他們鏟到一邊丟掉。他們知道這些東西都是老輩子的冥器,墓里出來的東西,晦氣、膩歪,所以沒有人去理睬。這一帶的人們挖豬圈、打井時,經常挖出古物,罈罈罐罐的,全不當回事兒。

那天,一個叫茹成山的人,來到了陵台疙瘩前,他是平山縣原文教局長,家就住在大墓附近,每天上下班路過這裡。他對文物有些概念,看到農民們挖出的器物不一般,便向河北省文物部門報告了情況,並邀請專家們來看看。茹成山並不知道,他的報告即將揭開一個神秘王國千年原貌的面紗。

在一個春日,河北省文物局的劉來成和尤道源兩人第一次踏上了三汲的土地。當兩座壯觀的金字塔般的陵台出現在他們眼前時,當看到陵墓周圍散亂著戰國時期的陶片、瓦片時,他們興奮地斷定:這裡絕非一般墓葬,應該是戰國時期的王陵。不久,劉來成、陳應祺等考古隊員懷著滿腔熱忱,拿著簡陋的工具,背著鋪蓋卷進駐三汲,開始漫長的考古發掘。他們首先搶救挖掘了三汲一帶的幾座墓地,幾年間出土了大量的珍貴文物。大墓的發掘不斷進展,各路專家不斷來看,眾說紛紜的猜測也連連提出,是漢墓?唐墓?北朝墓?一時專家們也迷惑其中。

隨著陵台大墓的逐漸打開,劉來成等人想到這裡與靈壽縣相鄰,史冊有記載說中山國桓公曾遷都於靈壽。莫非這是中山國王的陵墓?

正如著名考古學家、夏商周斷代工程的首席專家李學勤所說:「人們只有通過考古的方法才能找到最早期的文明……把文字、銅器、城市等作為文明的標誌來探討文明的起源,其可操作性是不言而喻的。」而青銅器上的珍貴文字,無疑是考古工作者最為關注的焦點。戰國中山王墓的發掘也同樣面臨這樣「焦急」的時刻。王墓中非同尋常的青銅器一件件出土,作為王侯標誌的「九鼎」也抬出墓室,送到旁邊簡易的工作室。王陵上空被興奮的空氣籠罩著。然而,那一刻天色昏沉。專家們焦急地期待著焦點燃燒,期待著文字的小精靈扇動著翅膀飛臨。

文物是文明的載體,文字是文明的標誌,文字能讓文物化蛹成蝶,讓歷史一錘定音。

(二)

奇蹟即將顯現,一連九個鼎被抬出大墓。

「一言九鼎」、「問鼎中原」,鼎彰顯著古代嚴密的禮制。鼎,起初是古代的鍋,是烹飪的器具,到商周時期,銅鼎逐漸成為象徵貴族等級身份的禮器,鼎有多個種類,有升鼎、陪鼎等。西周時天子用九鼎,諸侯王用七鼎,卿大夫用五鼎,士用三鼎或一鼎,一般平民和奴隸不許用鼎,即所謂「禮不下庶人」。此時,鼎是盛放牛、羊、豕、魚、鮮臘等祭祀肉食用的。東周時期,特別是戰國時代,隨著周王室的衰微,「禮崩樂壞」,各諸侯國都自行製作和使用九鼎,甚至任何一個強盛起來的諸侯都可以「問鼎中原」。

九鼎的出現讓人們的視線更加指向了神秘的中山國,中山國靠武力聞名於諸侯,雖為「千乘之國」,卻逐步發展為戰國第八強國。但這九鼎是不是中山王的大鼎?一切還只是在推測當中。這九個鼎大小不一,依次縮小,最小的3.8公斤,最大的首鼎高51.5厘米,腹徑65.8厘米,重達60多公斤,真是王之重器啊!

夕陽隱去了光芒,在簡陋的考古工棚里,就著昏沉的光線,考古隊長劉來成幾人在清理著青銅大鼎。他們發現大鼎竟然有三隻鐵足,為銅鐵合鑄!這說明了大鼎採用了銅鐵分鑄的方法,鼎身和附件分別鑄造,這是以前考古史上沒有發現的,說明當年鑄造時進行了勞動分工,是青銅鑄造工藝的一大進步。

考古隊員們小心翼翼地打開鼎蓋,發現蓋口之間竟然還存有白色麻布,輕輕拿掉麻布,下面的銅面竟無銹如新,真讓人驚訝!再看鼎中,底上還存有咖啡色的結晶肉羹,歷時幾千年,新鮮的銅沿兒、晶瑩的肉羹,恍然讓人們感到王的盛宴剛剛結束。考古隊員們的心都被大鼎激盪地興奮起來。大鼎的銅銹漸漸退去,劉來成隱約感到了什麼,他找人幫忙,說,咱們把大鼎抬出去看看。這一看不要緊:好傢夥!這是字兒呀!密密麻麻,鼎身上全是文字啊!

拂去銅銹與泥土,周身刻滿文字的大鼎「光芒四射」,多達77行,469字。

這個大鼎是我國戰國銅器中銘文最多的器物。仔細研讀,極容易辨認的篆書文字「中山王」三字闖入人們的眼帘,整個考古隊沸騰了!

大墓考古的盛大展演還在不斷呈現。刻銘的夔龍紋方壺,450字,也有中山字樣;銅圓壺,刻有182字;之後,主墓室出土的銅版「兆域圖」經過文物專家修復,又有450個用金銀鑲嵌的文字能夠辨認;此外,許多文字用墨寫在玉器上,直接鑄造在器形上,印在封泥上……這個叫公式的中山國王大墓中共有2458個文字迤邐呈現。

自此,一個文字銘刻的國家清晰地站在我們面前。就是它,就是它,這就是神秘的古中山國!

除去文字,中山大鼎本身也有諸多特點。有悖於中原禮制的痕跡處處可見,這個由北方遊牧民族白狄建立的中山國,無疑融合了北方民族的一些習俗,形成了自己的禮制,並由此延續了二百多年的歷史。

(三)

伴著涼爽的秋風,「戰國中山」向全國傳遞著喜訊。

考古專家們聞訊而至,古文字大家也揣著興奮來了,他們躍躍欲試,他們要考證出中山王和他的子民們到底向這個世界訴說著什麼。生命垂危的郭沫若先生也把最後的餘光投在中山文字上,但是,他很遺憾無法再與中山文字結緣了。另一位業已75歲高齡的老人商承祚來到中山王墓前。他是古文字學家、金石篆刻家、書法家,出身廣東番禺書香仕宦之家,早年師從羅振玉選研甲骨文字,後入北京大學攻讀國學研究生。他主編的《殷墟文字類編》被後人稱作「甲骨文字典」。1977年9月的一天,當時在中山大學任教的商承祚先生來到公式墓發掘工地。商先生一住就是5天,用自己頂尖級的技術為大鼎等銘文拓片。

商先生戀戀不捨地離開工地,臨上火車,他依然不能放心這些美麗的文字,迫切希望更多的人能夠觀摩到這些精美的藝術字體。他把期望寄托在另一個人身上——古文字專家張守中先生。張守中祖籍河北豐潤,是著名作家張愛玲的侄孫,早年師從鄧散木先生學書法,精修古文字的摹寫與研究。張守中為了絲毫不差地讓後人看到中山篆文,他先後摹寫達10次之多。最終,1981年5月,一本由商先生題寫書名的《中山王公式器文字編》帶著濃濃的墨香誕生了,這本書成為了研究古文字的學者和書法家們的工具書。

大鼎銘文的魅力征服的何止張守中一個人。細細觀賞,那些瀟洒的銘文,露鋒爽利,筆筆送到,沒有一絲顫抖;通篇文字圓潤流暢,絲毫不見敗筆!並且銘文與器物處理得相互和諧,講究謀篇布局,甚至文字結尾處出現了象徵性的印章。這無疑是研究我國早期篆書的珍貴資料,中山銘文被譽為「戰國列印體」。

但是,中山工匠們到底是用什麼鑿刻出如此完美的書法藝術呢?用鐵器嗎?那該多麼鋒利?專家們爭論紛紛,百思不得其解。當年中山文物第一次展覽時,中國歷史博物館的銅器修復專家高英曾說:「我真不明白古人怎麼刻得這樣完美?」高英是當世手藝人中的高手啊,和青銅器打了一輩子交道,並且又使用著先進的工具,竟然也為之驚嘆。

一次,我到靈壽農民王三妮的青銅工藝廠,見工人們正在模仿鑄造刻銘大鼎。他們先是在蠟模上刻畫,然後鑄造。即便這樣,在潤軟的蠟胎上刻畫起來都非常不易,筆畫竟然不能保持那樣的完善流暢。王三妮感嘆說,「這要直接在堅硬錚錚的青銅上鑿刻,且這樣完美,真是不敢想像,簡直是鬼斧神工!」

(四)

中山篆銘不僅僅刻出這個國家,刻出中山的奇絕工藝,文字的背後內含豐富,層層疊疊,綿綿不絕地組合出我們想要知道的秘密:

中山王公式墓出土的大鼎、方壺、圓壺,文物界稱「中山三器」,給予很重的地位,長篇銘文里記載了中山國的歷史,歌頌了先王的德行,比如大鼎銘云:「昔者吾先祖桓王、昭考成王,身勤社稷行四方,以憂勞邦家。」圓壺上則銘刻著公式王對他的繼承者公式公式的諄諄告誡,根據銘文內容,專家們推斷,中山國世系至少為文、武、桓、成、公式、公式公式、尚七代。銘文上反覆出現相國司馬熹全心全意輔佐中山王,為三代之重臣,這印證了《戰國策》「司馬熹三相中山」的記載。

銘文中不但有中山國的「內政」,還有「外交」。比如,銘文讓我們第一次了解到,公元前314年,燕王噲讓位相國子之後,齊國打著天子旗號討伐燕國,中山也一樣參加了這次戰爭,並與齊國一樣得到周天子和諸侯的支持。並且戰功赫赫,占領了燕的大片土地,取得了燕國的「吉金」,鑄造器物,「以祀先王」。當然,銘文除了記述這次戰爭的功勳,也把燕國「反臣為主」而亂國當做反面教材,告誡後世之王,千萬不能效仿。

中山王使用的文字自然是中山國的官方文字。中山國文字與其他戰國文字,特別是三晉文字,甚至齊魯文字都在形體、內容上類似,從行文特點上明顯與儒家典籍相近。一些詞彙和語句模仿儒家的痕跡非常明顯。比如圓壺中有一段文字描述中山王狩獵情形,讀者去誦讀時,仿佛《詩經》里的某一章節。再如「穆穆濟濟」、「克順克卑」、「夙夜不懈」、「不能寧處」等等語句,都能從儒家典籍中找到相類之句,甚至和銘文以後的《荀子》中的話語非常類似,這說明戰國中山國語言文化不但典雅而且很「潮流」,很新穎,引領時代風尚。通觀公式器長篇銘文,多處都找到儒家最講究的忠信、仁義,且透露出仁人志士般憂邦慮國之情結。

大鼎銘文記載了歷史,讓中山國「再生」,承載了中山的輝煌,為我們展現了遠古的心靈思想,「直播」了古人的生活「實況」,更將人類未來塗抹出絢麗的顏色。

中山大鼎自出土後,便成為鼎力戰國中山的標誌性文物,它的篆銘文字被人們持久的喜愛和臨摹著。日本著名書法家渡邊寒鷗先生曾研究中山銘文,有絕句評述:

青史才傳戰國雄,方壺不語往時空。

中山公式器垂腳篆,蘇話秦相刻石中。

據說,國內摹寫中山篆的書法家很多,由中山篆衍生的書法作品更是豐富多姿,有的還獲得「蘭亭大獎」。

「兩千年前稱八雄,此後百代埋姓名」。恍惚間,中山大鼎上煌煌的百言篆銘,穿越時空鮮活了起來,為我們刻畫著兩千多年前,那個遙遠而神秘的古中山國的獨特魅力和藝術輝煌。

(本文圖片為資料片)


請為這篇文章評分?


相關文章 

一個活在文字里的王國

在中山國王陵文物陳列館,2458個特殊的文字整齊地排列在青銅器上,如長空列陣。戰國中山國曾經消失的歷史畫面,通過鮮活的文字重新進入我們的視野,轟鳴著歷史的迴響。那個神秘王國興衰的慷慨悲歌,正通過...

劉來成揭秘古中山國考古:喚醒沉睡的神秘古國

發掘前的中山王公式墓和哀後墓墓丘。古中山國考古發掘現場。劉來成錯金銀四龍四鳳方案座。中山王鐵足銅鼎。錯金銀虎噬鹿銅屏風座。以上三件文物均入選省博物院十大鎮館之寶。□河北日報記者 李冬雲[閱讀提示...

神秘的「千乘之國」

光明網01-16 03:24顯示圖片□本報記者楊惠玲/文張曉峰/圖在河北博物院的北門前,有一對通體黝黑、造型奇異的巨大「神獸」,只見它們似獅似虎,但卻身生雙翼,頭部高昂,四肢有力。這是根據戰國中...

河北博物館的鎮館之寶,3個來自平山!

小編最近了解歷史文物的時候發現河北博物院有十大鎮館之寶其中三個來自平山中山國古人常常將故事埋進器具里我們便從這些器具里挖掘歷史快來跟隨小編一起了解展覽在河北博物館的平山文物吧錯金銀四龍四鳳方案座...

中山如何美?簡牘中山|最後的戎狄(第三集)

編者按隨著中山王墓的洞開,神秘王國重新世人眼前。豐富的考古成果令人振奮,精美絕倫的藝術品舉世震驚。中山國的藝術融合了遊牧民族與華夏族各自的特點,形成了自己獨特的風格。今天跟隨作者一起了解,中山如...

19字天書泄露戰國中山密碼

■守丘刻石1972年,文化部發文要求地方進行文物整理、修復、統計,這一年,對於畢業於河北文化學院圖書博物館系考古專業的李金波來說十分重要,因為,石家莊地區成立了文化局,他從「五七幹校」被調回來,...

中國著名古文字學家張頷辭世 享年97歲

張頷先生文匯網訊 1月18日17時25分,考古學家、古文字學家、書法家張頷先生安詳辭世,享年97歲。同樣在1月,古建築專家柴澤俊先生辭世。半個月內,兩位山西籍文博大家與世長辭,令中國文博界一片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