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蜀古道 活態展示三千年中華道路文明史

文章推薦指數: 80 %
投票人數:10人

光明日報記者 張哲浩 楊永林

「蜀道之難,難於上青天。

」唐代詩人李白的著名詩篇《蜀道難》,如此形容穿越秦蜀古道的艱險。

這條古老的「國家級大道」, 實際上是古代修築的一條穿越秦巴山地的秦蜀相通之路,是關中平原通往四川盆地的7條主道路(分別為子午道、儻駱道、褒斜道、故道、金牛道、米倉道、荔枝道)組成的一系列道路的統稱,歷史上先後被稱為周道、秦道、蜀道。

褒斜道馬家灣棧道遺址。

光明圖片/視覺中國

陝西省秦蜀古道路線走向圖。

光明圖片

2011年,陝西省文物局組織開展了秦蜀古道線性文化遺產的研究與保護,支持立項秦蜀古道調查研究課題。

陝西省文化遺產研究院主動擔當,副院長、研究員趙靜和她的同事們出出進進,硬是把秦嶺深處3000公里的「硬骨頭」「啃」了一遍。

如今,經過5年的野外考察,考古人員終於基本摸清了陝西秦蜀古道的底子。

秦蜀古道的前世今生

「秦蜀古道是黃河流域文明與長江流域文明交融的交通通道。

追溯其歷史淵源,明確見於記載始於戰國,實際上遠在殷商時期已經開通。

」趙靜說,「根據《戰國策》中『棧道千里通於蜀漢,使天下皆畏秦』的記載來看,棧道建造時間之早與規模之大已創世界之先,整條道路建設時間早於絲綢之路、秦直道的開通時間。

僅此一點,它的歷史價值已位居中國乃至世界交通線路遺產的前列。

秦蜀古道是社會發展到一定階段的產物。

戰國時代,鐵器日漸普遍化,因此對山區道路進行大規模開鑿,在技術上就有了可能。

而當時各國的擴張與土地兼并需求,促使政治上對道路建設、交通改善的大力推行,這樣的歷史背景促進了秦蜀古道的興建。

西漢時,秦蜀古道改稱為秦道,它的7條線路在歷史上不僅是重要的交通線路,也是重要的軍事通道。

秦蜀古道開通後,發生了不計其數的戰事,這在中國其他道路並不多見。

據趙靜介紹,唐代以後,秦蜀古道更廣為人知的名稱是蜀道,但它的主要分布區域在陝西,在陝西的道路比例占全部線路總長的三分之二。

陝西是整個秦蜀古道文化遺產保存最豐富的地區。

圍繞秦蜀古道的起點,西安已經發現的秦蜀古道遺產既有古道路沿線的各類文物遺存,還有道路本體的遺存。

道路本體文物遺存主要位於西安南部的秦嶺地區,目前發現的棧道、碥道、棧橋等遺蹟105處,數量領先於陝西秦蜀古道本體遺存的其他地市。

遺產豐厚且珍貴

「作為我國保存最為完好的陸路文化線路之一,秦蜀古道遺產全方位展現了中國古代交通形態演變的歷史進程,展示了古代道路築造工程的技術精華,它是中國古代交通史上的奇蹟。

」趙靜這樣評價。

道路遺產是秦蜀古道文物最重要的構成。

趙靜說,就文物本體而言,陝西秦蜀古道的文物本體數量龐大,目前已經發現313處道路遺蹟。

這些文物全部是田野調查中實地調查的成果,其特點是文物覆蓋範圍廣,數量大,具備一定的文物規模。

在7條線路中,均有棧道遺蹟的發現,棧孔的尺寸在幾厘米至幾十厘米不等,形制分為圓孔與方孔,有些棧孔遺蹟與歷史記載能夠相對應,有些則不見史料記載。

廣義的古道文化遺產除了道路本體的遺蹟、道路上的關隘、橋隧、古渡口外,還有沿線的古村落、寨堡、古建築、古樹名木等,其容量涵蓋了沿線人文景觀建設、自然景觀的山水格局及民俗文化等諸多方面的內容。

「因此,秦蜀古道文化遺產是自然環境的物質文化遺產和人文環境非物質文化遺產等的綜合概念。

」趙靜說。

何謂「蜀道之難,難於上青天」

秦蜀古道從起點到終點,沿途跨越的地理單元有關中平原、安康盆地、漢中盆地、成都平原。

整個山區道路里程絕大部分翻越了秦嶺山區(主要是在陝西區域內的秦嶺山區)。

陝西是秦嶺的主體以及大部分山脈的分布區,還包括一部分巴山分布區,這部分巴山山脈區域主要緊鄰漢中平原南部。

秦嶺的險峻是秦蜀古道開鑿的最大障礙,史有記載「秦嶺,天下之大阻也」。

李白詩句中的「蜀道之難,難於上青天」的險峻山嶺指的正是秦蜀古道穿越秦嶺的一段道路。

但正是秦嶺的高山險阻之故,使秦蜀古道線路中的多數文物在現代社會得以保留。

趙靜說,秦蜀古道道路遺蹟地理空間分布特點是多沿水分布,沿途跨越了黃河、長江兩大流域,堪稱中國古代穿越河流與溪水最多的道路。

這種地理環境對於一條古道路而言,在遠古時期修建的難度可想而知。

「險峻的地理環境使得文物遺蹟多處於比較偏僻與險峻的山區,若沒有現代道路修建提供的便利條件,大多數遺蹟實際上僅憑人力抵達極其困難,只可遠觀卻無法靠近。

」趙靜說。

保護與申遺呼喚「大動作」

陝西的313處道路本體遺蹟,完整地勾勒出了古道在陝西的走向,從起點陝西西安(長安)到終點四川成都,總長度約4000公里。

「秦蜀古道文物遺產的價值與意義極為重要。

由於文物特點突出,遺蹟的保存環境真實,具備高規格的文物真實性與完整性要求,活態地展示了古道路的文明史。

」陝西省文物局局長趙榮說。

而眼下,陝川兩地的政府部門和文物工作者正在為秦蜀古道的另一條「命運」焦灼——3000餘年來,在交通、文化、經濟、軍事史上,秦蜀古道不僅見證了中國歷史的朝代興替和政經融通,而且還與長城、運河一起並稱「三駕馬車」。

然而,翻開世界文化遺產名錄,「三駕馬車」獨缺秦蜀古道。

今年初,四川省獨家成立了「蜀道申報世界雙遺產領導小組」。

一些專家認為,如果「蜀道申遺」缺失了擁有眾多蜀道遺蹟的秦、隴區域,蜀道的原真性、獨特性和完整性將嚴重缺失,「蜀道」的歷史文化價值也將大打折扣。

「秦蜀古道作為重要文化線路,具有申報世界文化遺產的潛在價值,加快申請加入世界文化和自然遺產名錄,則是實現秦蜀古道保護的最佳路徑。

」陝西理工學院歷史文化與旅遊學院院長、秦嶺與蜀道文化研究中心主任梁中效說。

為此,梁中效和四川西部經濟文化發展研究院蜀道文化研究所所長朱福全、四川西部經濟文化發展研究院院長唐平教授、隴南市政協研究室主任高天佑一致呼籲:古道申遺,應該站在國家層面,尊重歷史;要走大運河、絲路沿線抱團申遺的路子,不能僅靠單打獨鬥。


請為這篇文章評分?


相關文章 

魅力古蜀道 串起千年傳奇

◆有著千年歷史的古蜀道,跨越川、陝、甘3省11市。◆古蜀道是保存至今的人類最早的大型交通遺存,比古羅馬大道還早,不僅是中國唯一,也是世界唯一。◆古蜀道不僅是交通要道,更是區域文化的紐帶,是自然人...

陝西,你究竟想不想申遺?

7月13日,《陝西日報》刊發了一篇題為《秦蜀古道申遺 應從「單打獨鬥」轉向「抱團取暖」》的文章,呼籲川陝兩省聯合申遺。文章沒有說的是,早在2015年,蜀道已正式進入世界文化與自然遺產預備名單。而...

陝西將設立蜀道文化遺產保護機構

本報訊 (首席記者 張佳) 「蜀道難,難於上青天。」李白的詩膾炙人口但也高度概括了古人從長安往南入蜀的路走得有多艱辛。省文物局13日在西安召開了「陝西蜀道遺產保護工作座談會」。記者從會上獲悉,我...

秦蜀古道申遺 主角陝西怎能成看客?

□ 記者 原登榮 實習生 侯春暉如果說橫亘在關中南沿的秦嶺山脈,是大自然雄奇險峻、氣勢磅礴的傑作,那麼,蜿蜒盤旋在秦嶺深處的秦蜀古道,絕對稱得上世界古代築路史上的奇蹟。「明修棧道,暗度陳倉」「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