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土於梁帶村芮國遺址的這兩件七璜聯珠組玉佩,規整精湛,工藝高超!

文章推薦指數: 80 %
投票人數:10人

吾城 | 有故事的韓城 有味道的旅程


梁帶村芮國遺址位於

韓城市區東北7公里處的西莊鎮梁帶村村北,

右側1公里處是孕育了

華夏五千年文明的母親河---黃河。

梁帶村芮國遺址發現於2004年8月份,

經國家文物局批准,由陝西省考古院、

渭南市考古所及韓城文物部門於

2005年至2010年對其進行了三次大規模的

考古調查、勘探,取得了驚人的成績,

最終確認整個墓葬群東西長600米、

南北寬550米,總面積約33萬平方米,

共發現墓葬1300座、車馬坑64座。

其中有8座大型諸侯級墓葬(1座坍塌),

100餘座的士大夫級中型墓葬

和1100餘座平民墓葬,通過對7座大墓及

百餘座中小型墓葬進行了保護性的發掘,

共出土金、玉、銅、鐵、木、牙器等

各類文物2萬6千餘件(組),

僅珍貴文物就有3千餘件(組)。

其中國內首次重大發現的文物70多件(組),

且有出現帶「芮」字銘文的青銅器,

通過專家對出土文物的鑑定,確定該遺址是

西周晚期到春秋早秋的芮國國家墓葬群,

距今大約有2500至3000年的歷史,

是陝西省30年來商周考古最重要的發現。

因為其規模大保存完好,且出土文物精美、等級高,

被評為「2005年全國十大考古發現」之一,

2006年被國務院公布為全國重點文化保護單位,

2007年6月9日央視進行了長達4小時的全球直播。

它的發現不僅豐富了韓城的地下文物,

還填補了歷史上這一時期的空白,

對周朝的封邦建國、禮樂制度、藝術工藝和科技

成就的研究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並對系統地研究芮國的歷史有著重要的價值。

該墓葬的發掘為研究周朝墓葬的分期、葬俗、

周代的社會生活和階級關係提供了豐富的資料,

芮國墓葬的發現解決了部分歷史遺留問題,

也是對中國文化領域的補充,

讓中國的文化內涵更為豐富。

在出土的文物裡面,

芮桓公墓和芮姜墓中各發現七璜聯珠組玉佩,

可以說是目前陝西地區等級最高的七璜聯珠。

古人佩玉,詠於《詩》,載於《禮》,其起源悠古,歷代傳承。早在8000年前,先民們已會製造和使用玉器,在此後的幾千年里,我們祖先用玉的活動從未間斷。到西周時期,作為一種習俗,人們對玉的追求和使用已相當普遍,「古之君子必佩玉」、「君子無故,玉不去身」,是玉器普及的真實寫照。27號大墓中,除了出土23件禮玉之外,還出土了大量的佩玉。主要有人物形佩、動物形佩、幾何形佩及組配等。這其中七璜聯珠組玉佩、梯形牌飾、素絹牌、瑪瑙管組合項飾、左右手的腕飾等。

七璜聯珠組玉佩(M27):七璜聯珠組玉佩出土於墓主胸、腹部。由七件玉璜、一件圓形玉牌和數百顆瑪瑙珠分三排串聯而成。仔細看去,它的上部,由1件圓形玉佩總貫項飾樞紐,下部由7件玉璜與數百顆瑪瑙珠相互串聯而成。璜為半圓形或弧形,自上而下按璜的大小順序排列。圓形玉牌位於頸後,應起集束作用。七件玉璜自上而下大小遞減,其中六件帶有紋飾。每件璜兩端各有三個並排穿孔,用於穿縛連接;此外還有數量不等的穿孔,這些穿孔可能用於穿縛其他種類裝飾物。自上而下第三件璜,青玉,豆青色,質地細膩,微透明,局部受沁有灰白色斑紋。璜體較窄,正背面均留有兩周旋切痕。一端琢有龍紋,「臣」字眼,有龍角,龍身僅琢制一組重環紋,另一端在外緣切一缺口。自上而下第四件璜,白玉,冰青色,潤澤細膩,半透明。單面飾高冠雙鳳鳥紋,翎尾,勾轉相交。

墓主人的身份地位越高者,其所佩組佩的結構越複雜,長度越長。在梁帶村墓地中,27號墓主人考證為芮國國君,是七鼎大墓,所佩璜件數為七璜。這印證了《周禮》中的記載「侯伯七命,其國家、宮室、車旗、衣服、禮儀皆為七節。」芮國國君組玉佩應當遵循的是侯伯七命之禮。

七璜聯珠組玉佩(M26):見過了27號芮公大墓出土的七璜聯珠組佩,我們再來看26號墓出土的同樣的一組玉器。這組七璜聯珠組佩由一件圓形玉佩、七件玉璜和數百顆瑪瑙珠組成,出土時佩戴於墓主胸前。仔細看這些玉璜,璜身呈弧形或者半圓形,兩邊分別有對穿三孔,應該是由三排瑪瑙珠通過各璜兩端的穿孔串聯而成。除此之外,還有其他的一些穿孔,這些穿孔應該是穿縛其他類型的裝飾物。

七件玉璜自上而下大小遞減,我們在其中的六件玉璜上都可以清晰的看到有紋飾,在玉璜發中間有眼孔,孔周圍的線條極類似於甲骨文中的「臣」字。在璜的兩邊還琢有龍頭和龍尾,龍身上面裝飾著羽毛形的紋飾。下端兩璜是七璜中最精美的,成型對開,通透的玉質上下各有首尾相向的龍紋,龍身雕琢有羽紋以及龍鱗,十分精美。


史記韓城 · 黃河特區

「華夏」之根,河山聖地。五萬到八萬年前,華夏先祖在這片充滿光和熱的土地上刀耕火種,結廬而居,繁衍生息。從神話傳說的龍門吟唱到山川河流的形勝風度,大禹治水和魚躍龍門的美麗傳唱名動千古,黃河千迴百轉於此鑄就民族之魂;舍子救孤的古今第一義士程嬰浩然天地,垂名長存。奮筆疾書的史遷剛直不阿,留得正氣凌霄漢;幽而發憤,著成信史照塵寰。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雖不能至,然心嚮往之。史學巨匠司馬遷窗下常握寸管之筆,三千年惶惶歷史躍然《史記》。司馬遷,二十四史的總策劃師,他讓每一個中國人今天可以驕傲於自己豐富的歷史記憶,驕傲於民族的智慧與經驗。黃河孕育了黃土文明,然後再選擇一個特別的人出生在河邊,披肝瀝膽,記錄下這段偉大的歷史。無論是黃河還是歷史,無論是心靈還是血脈。韓城,都是中國人在文化上無法繞過的渡口。

千年歷史,早已幻化成民族記憶。新的使命、新的召喚,新的擔當,一種世界水準,中國氣派、陝西風格、韓城特色的國際范城市發展樣本需要運籌帷幄、決勝千里的韓城智慧、韓城方案、韓城匠心、韓城貢獻和韓城情懷,在大德文明的黃河古城,講述歲月長河裡的韓城故事。

來源:陝西韓城旅遊


請為這篇文章評分?


相關文章 

迷失的古國——梁帶村芮國遺址博物館(上)

俗話說得好,「江南的才子北方的將,陝西黃土埋皇上」,作為中國古代長期的政治中心,陝西有著70多座帝王陵墓,而2004年,韓城梁代村古墓遺址的發現更是印證了這句老話,以史記司馬遷聞名於世的韓城,再...

走近韓城梁帶村遺址 與「國家寶藏」零距離接觸

近期,由中央電視台重磅推出的大型文博探索節目《國家寶藏》正在熱播,一件件文物故事的演繹帶動了更多人對國家文物和歷史文化的熱愛。在古韻悠然的陝西,更是文物遍地,位於黃河西岸的陝西韓城市,也隱藏著一...